威士己和干邑 (劉致新)

  香港甚至整個大中華地區,一直是飲用干邑(白蘭地)的,歐洲傳教士早在清朝初年就把干邑帶到中國,甚至可能認為能補身,曾呈給康熙飲用。

  近年威士己卻異軍突起,大有凌駕干邑之勢,這股威士己熱潮應該由日本興起,傳到台灣,最近兩三年傳到香港,相信當內地反貪行動告一段落之後,內地也會興起威士己熱。

  干邑和威士己用的原料與釀造方法皆不同,干邑只產於法國干邑地區,以葡萄汁發酵蒸餾,並放在橡木桶內陳年而成,威士己則以穀物為主,例如發芽的大麥、燕麥、玉米等等,蒸餾之後也放入橡木桶內陳年。因此,干邑和威士己一般風味迥異,但像所有酒一樣,到了頂點兩者的香味又會很接近。

  有趣的是,兩者都可說是無心插柳的成品。干邑最初是為了減少稅項支出,把酒蒸餾提高酒精度,運到目的地後勾兌蒸餾水,「還原」成為葡萄酒出售。後來發現,在橡木桶陳年幾年之後,變成非常芳香悠和的烈酒,便成為馳名遠近的干邑白蘭地。

  至於威士己,因為英國一直是雪利酒(Sherry)的大市場,一桶桶雪利酒由西班牙運到英國,裝瓶出售,剩下的橡木桶變成「廢物」,有人想到不如用來存放威士己,不料橡木桶滲出的雪利酒的香甜令威士己顯得更迷人,至今更有人指明不飲非用雪利桶陳年釀製的威士己!

  近年雪利酒在英國銷量大不如前,但威士己廠為了取得雪利桶,自己在西班牙造雪利酒,目的是在桶而不在雪利酒。雖然都用橡木桶陳年,但由於蘇格蘭北面有很多泥煤,燃燒之後有濃郁的海水、碘味,令釀出的威士己也帶有濃烈的海水,甚至藥水皂味,有人受不了,覺得無法下嚥,但也有很多人甘之如飴。不同的威士己廠用的泥煤多寡不一,勾兌的比例又各不相同,產生出很明顯的獨特風格,稍有涉獵者一飲便分得出不同地區、不同酒廠的出品,令品嘗威士己增添樂趣和話題。

  另一方面,干邑沒有用泥煤作燃料,不會有那種帶海水氣息的干邑,又加上有幾十年時間,干邑不准許釀造單一年份酒,所有酒都必須勾兌,令酒質更趨穩定,也沒有很獨特的個性,幾大干邑廠家,出品的同一級數產品,其香味分別只有很有經驗的人能分辨出來,這是優點也是缺點,相比起各酒莊風格獨特的威士己,特別是近年流行的單一麥芽威士己,干邑就未免給人沉悶的感覺。

  我也是自少飲干邑長大的,二十歲開始在酒吧便飲干邑,放在大肚酒杯內慢慢品嘗,有時飲些威士己,卻不喜那種粗曠麥芽味,後來才知,高級的威士己就沒有這種味,反而很接近干邑,再後來更發現,艾雷島(Islay)的威士己有一股童年時非常熟悉的「藥水皂」氣息,如重拾了童年的玩具,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到飲了威士己比較多之後,回過頭來飲干邑,卻又覺有些牌子加焦糖太多,口感太甜……

  哎,現在我只找尋那些很老的干邑,最好是在英國酒窖陳年的,例如「Hine 1961」,當然還有那些很優質的陳年干邑,最好來自大香檳區的……而飲干邑,也習慣加冰或梳打水了。此中又有小故事,下回續講。

文章回應

回應


現在我只找尋那些很老的干邑,最好是在英國酒窖陳年的……(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