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為文章之衣冠  ——老宜筆書畫聯展 (李雪廬)

  老宜筆書畫展十月廿六至廿九日在香港大會堂舉行,參展人包括李雪廬、陳焜旺、梁振強和張易田。李雪廬先生和陳焜旺、梁振強先生稔熟,寫了二人和自己學書畫的故事。 ——編者

 

  我們這一輩人,大都和書法結了不解緣。緣有深有淺,有些離了學校就拋諸腦後,有些終身難忘。筆者屬於後一類。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後,啟蒙的第一課就是學寫字。寫毛筆字先要學會磨墨,熟習了磨墨,慢慢才准許用墨汁墨盒,以後就大字兩頁、小字六行,天天寫,一寫寫到初中三。

  字為文章之衣冠,放暑假、寒假,老師不忘吩咐家課,天天照寫,也是大字兩頁,小字六行;秋季始業不忘收功課。

  那年代習字是重要的家課,日日寫,日日交,此外還是「罰」的一種方法。最常見的處罰是書念不出,罰抄若干次;出言不遜、冒犯師友,罰抄某句一百次,這是寓教於罰。筆者給罰得最多的是「字為文章之衣冠」這名句,豈知愈罰得多,字愈寫得醜。原來字要醜、要拙才算好字,這是清初大書法家傅青主(傅山)的名言。意想不到老夫早已得其要訣呢!

  友人畫家陳焜旺、梁振強經常來舍下弄墨,復邀聯展。

  筆者說:「我的字寫得很醜,你們來挑吧!」挑了這二十多幅拙作,效野人獻曝。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香港資深傳媒人、無電視首任業務經理。另見彩頁頁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