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引渡案必將曠日持久(丁 果)

孟晚舟引渡案的司法大戰,已經拉開序幕。加拿大司法部三月一日對孟晚舟引渡案件開了綠燈,司法部表示,將允許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進行引渡聽證會。三月六日首次庭審,全球主要媒體匯集在孟晚舟的溫哥華住宅外,鏡頭捕捉到孟晚舟微笑出門的影像。不過,十七分鐘的庭審幾乎是象徵性的,主角出場是最大的戲碼,然後是律師團隊要求更多時間準備材料,法官定下五月八日再度開庭的時間表。
由於孟晚舟案子從美國提交文件到加拿大司法部同意開庭審議,幾乎都是在截止期的最後一天或者尾端,因此引發很多輿論的猜測,比如美加會放棄引渡,孟晚舟將在四月釋放,等等。以至於對加拿大政府的宣布,媒體解讀成是意外,與事先「會放人」的期待相去甚遠。以至於中方政府輿論和網民反應強烈,從去年十二月一日加拿大根據美加引渡條約對在溫哥華轉機的孟晚舟進行拘捕之後,引渡審議的法律戰已經不可避免。有趣的是,在司法部的聲明中,再度對引渡孟晚舟的司法範疇進行了限定,表明加拿大要把燙手山芋放出去的心情。司法部的文件這樣寫道:引渡聽證會不會就孟晚舟是否犯任何罪行做出決定。「引渡聽證會既不是審判,也不是對有罪或無罪的判決。如果一個人最終被從加拿大引渡到另一個國家面臨起訴,那麼該人將在該國接受審判。」但是,加拿大快速送人的如意算盤未必能打響,引渡案長期化的趨勢已經出現。

華為的軟硬策略
在華為確認孟晚舟引渡之司法大戰難以避免之後,為了「營救」孟晚舟,華為做出了軟硬兩手的對應措施。在硬的一面,孟晚舟律師團隊對加拿大政府、邊境服務處、皇家騎警發起了民事訴訟,指他們在孟晚舟十二月一日在溫哥華轉機期間,對孟晚舟進行盤問、逮捕的時候,違犯了孟晚舟的憲法權力,包括不准她接觸律師,沒收其電子設備,實施長達近四個小時的「非法審問」等等。其中令人最為關注的是,孟晚舟在下機後即遭滯留,並沒有踏進加國領土,加拿大對其實施拘捕是否屬於「違憲」。這種釜底抽薪的民事訴訟,顯示華為想要推翻整個引渡的「合法性」,配合孟晚舟的民事訴訟,華為在美國也起訴美國政府。這些官司,至少要延長司法大戰的實踐性,並讓案子變得更加複雜。
在軟的一面,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終於露面,接受加拿大全國電視公司CTV的獨家專訪,稱孟晚舟因為工作不順,早就想辭職不幹,與他之前跟美國媒體所說的「孟晚舟一輩子都不可能接班華為,因為她不懂技術」的論調如出一轍。任正非的這些放話,可以看見其救女心切,通過降低孟晚舟對華為的重要性,讓「引渡孟晚舟」在政治上顯得無足輕重。不僅如此,任正非在採訪中還大打父女牌,稱官司拉近了他們父女的感情。這種柔性牌,在人權高漲的加拿大,可以產生很大的民意作用。可見,華為為了打贏孟晚舟的引渡官司,除了巨資聘用七名之多的加拿大頂級律師,還從輿論層面進行了「消毒戰」,增加華為的無辜以及孟晚舟的無辜形象。

杜魯多的雙重標準
孟晚舟引渡案件的兩個焦點,就是政治干預以及雙重犯罪的認定。在孟晚舟引渡案件開始的時候,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強調的是「司法獨立的神聖性」,稱加拿大政府無意、且根本不能干預司法,來對抗中國政府指責美加政府「政治干預華為和孟晚舟案件」。但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杜魯多為了十月份的聯邦大選,企圖干預司法程序的醜聞突然曝光。處於魁北克的世界最大工程公司之一的SNC-Lavalin因為在中東國家敍利亞進行賄賂而面臨刑事檢控,杜魯多就施壓當時的司法部長王州迪,要求她插手讓該公司免於刑事檢控,改為罰款協商了事。而王州迪為了維護憲法權力,拒絕干預案子,結果遭到總理降職。事件曝光後,總理辦公室首席秘書辭職。王州迪主動辭去部長職位,並最終在國會聽證會上作供。她透露,總理和總理辦公室以及財政部等高官十一人連續對其進行施壓甚至威脅,要求她對魁北克公司的司法案件介入,將刑事檢控改為罰款了事。王州迪的作供引發全國嘩然,也讓杜魯多對「司法獨立」採取雙重標準的困境暴露無疑,北京對此表達了強烈質疑。
加拿大司法部在推動孟晚舟案件時明確指出:「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關於是否授權繼續進行(引渡程序)的決定是由司法部……作為無黨派公共服務部門的官員做出的。」問題是,無黨派公共服務部門的官員和司法部長乃至總理辦公室的要員,是否就是「司法獨立」的保證呢?恐怕未必。總理杜魯多司法干預,在野黨領袖要求他辭職,或者展開公開聆訊,他也置之不理。杜魯多的干涉理由是,總理要把經濟放在首位,魁北克的大公司如果面臨起訴,許多人就要失業。杜魯多的邏輯如果說得通,中國政府說如果加拿大不釋放孟晚舟,中國將考慮不再進口加拿大原油,或者木材、農漁業產品,這將涉及數十萬的工作人員和影響加拿大經濟,難道杜魯多就不應該干預司法、要求現任司法部長馬上釋放孟晚舟?

引渡聽證會的兩大焦點
孟晚舟引渡聽證會將由引渡法官進行,主要有兩件事情將在法庭上被釐清,其一是確認孟晚舟是否美國司法管轄區所尋求的人;其二,根據雙重犯罪的認定,引渡請求國(美國)提供的證據,是否足以讓案件在加拿大進行審判。法官判斷後者的標準是:是否有足夠證據,讓加拿大的陪審團可以定罪。
孟晚舟引渡案件的前奏(去年十二月至今年三月),已經說明加拿大司法真的是司法,不是「紙老虎」、「擺樣子」。根據「美加引渡協議」,當一個引渡案件發生時,有一套標準的執行程序,其中並沒有一方自由解釋和行動的空間,但最後拍板的司法部長,卻有自由裁量權,這是對司法獨立的一種尊重,但也是對情理法的一個綜合考量。換句話說,當美國請求加拿大引渡時,加拿大的總檢察長(也是司法部長),已經是美國的代理人,但他不是傀儡,要尊重法庭的認定,並做出是否有度的最後決定。
就「政治干預」而言,在過往美加乃至英國的引渡案例中,大多是「與國家作對」才能進入這個範疇。孟晚舟風波發生後,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提及將在中美貿易談判的框架下考慮干預華為和孟晚舟的司法案件,令人懷疑美國在起訴華為和孟晚舟時,就有「政治動機」參雜其中。因此,在引渡聆訊的法庭上,孟晚舟的辯護律師可以預見將在「政治干預」的問題上切入,而且他們也確實公開了這樣的辯護策略。因此,法官是否接受這樣的辯護理由而裁定不適合引渡孟晚舟,肯定是一個重要焦點。
輿論已經看到,孟晚舟辯護律師的民事訴訟主要針對加拿大政府,而在孟晚舟引渡案的辯護上,律師團主要針對美國。而美國要求引渡的重點之一在於「銀行詐欺」,如何將特朗普的評論與「犯罪行為」本身連接,達成「政治干預」的辯護目標,將是觀察法庭抗爭的重點之一。反之,華為和孟晚舟分別對美國和加拿大發起違憲和侵犯人權的訴訟,這是否要強化或者坐實引渡案件「與國家作對」的政治色彩,以與案件起訴和抓人本身就是「政治干預」,也是未來觀察法庭辯護的重點。
總之,這場涉及到兩大強國權力之爭以及加美中三國政治博弈的引渡大戰,超越了原來英美加等西方國家之間圍繞引渡發生的種種糾葛範圍,帶來了對「美加引渡協議」的新挑戰,甚至對全球化和國家之間的矛盾帶來新的司法挑戰。案子的複雜性,將使這個引渡案件官司曠日持久。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