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應主動到紐約打官司?(丁 果)

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引渡聆訊,將在三月六日展開。但有一個前提,就是加拿大司法部長有權終止或者同意舉行聆訊,這個決定在三月一日前必須作出。就在大戲開演之前,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涉嫌干涉司法的醜聞曝光,給加拿大一直強調的「司法獨立」甩了一記響亮的耳光,也讓孟晚舟案子蒙上了一層更深的政治陰影。
就在杜魯多跟北京打嘴仗,批評中國政府不懂加拿大的「司法獨立」之際,醜聞露出水面。總理辦公室對具有土著血統的前司法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加壓力,要其下令檢察官不再刑事起訴加拿大知名的工程技術公司SNC-Lavalin,而是採用該公司認錯認罰的方式庭外和解。但出乎杜魯多意料,王州迪堅持法律人的原則,拒絕干涉檢察官辦案程序,結果在杜魯多改組內閣的時候遭降職,調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長。有輿論解讀,王州迪可能會不聽總理辦公室指示,乾綱獨斷對孟晚舟引渡聆訊做出跟杜魯多不一樣的決定,故杜魯多未雨綢繆,任命新的司法部長來操盤此事。但是,杜魯多仍然讓她繼續留在內閣,合理的猜測就是要堵住她的嘴。但在連日的媒體追問下,王州迪終於遞出了辭呈,解除了作為內閣成員不能說話的束縛。
在孟晚舟案件開庭之前,她強大的辯護律師團體就已經透露,肯定會從「政治干預此案件」的角度辯護,讓引渡難以成行。而杜魯多干預司法的醜聞在這一刻出現,對案子的進展勢必帶來很大的影響,因為醜聞的出現,至少說明在杜魯多政府的執政下,「司法完全獨立」可能就是一個「雙重標準」的說辭,這就為孟晚舟案件的處理,帶來了嶄新的視角。

駐華大使麥家廉「求仁得仁」?
如果說,撤去王州迪司法部長,是總理用人的軟招,那麼,無情炒掉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則被輿論解讀為是杜魯多執意要把孟晚舟當成「投名狀」送去美國的證據。
一月二十二日,麥家廉大使在多倫多他的老選區,與熟識的中文媒體聊天,對即將開庭的孟晚舟案件提出看法,指孟晚舟拒絕被美國引渡其實有很強的勝算,暗示孟晚舟可以脫罪。他還列出三個角度,給孟晚舟的律師提供可以抗辯的依據:一、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孟晚舟案發表了政治干預的言論,而《引渡法》有個原則是「政治犯不能引渡」;二、孟晚舟案涉及治外法權的因素,美國法律在加拿大是否有效仍需辯論;三、孟晚舟案涉及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行動,而加拿大並沒有簽署對伊制裁協議。
這三點意見,顯然是與總理杜魯多和外長方慧蘭不同調的,卻給許多不敢講話的政客和專家眼前一亮,這是麥家廉不應該講(職務上)卻應該講的真話(事實上)。中加關係突然降溫至冰點,在整個加拿大輿論界,除了中文媒體還有一些雜音外,主流媒體已經槍口一致對華,任何人有不同意見,就被戴上「擁共」的帽子,所以,麥家廉就被指接受北京總共七萬加元的免費招待了。這在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針對對華政策這個大課題,竟然無法自由討論,這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不正常。在上峰的壓力下,麥家廉對外為自己的「失言」道歉。杜魯多接納,因為他深知,為了「解救」被扣在中國的兩位加拿大公民,與北京關係良好的麥家廉可能還會發揮一些作用。
然而,歷經三朝並做過四個部長職務的麥家廉,在一月二十五日途徑溫哥華回北京之際,「再度失言」,為孟晚舟案發言。於是,在輿論和在野黨的批評下,杜魯多終於開刀了,他在一月二十六日上午的一份聲明中說:「昨天晚上,我要求麥家廉辭去加拿大駐華大使的職務,然後我接受了他的辭職。」根據杜魯多的聲明,麥家廉的辭職「立即生效」,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副館長倪傑民(Jim Nickel)將在中國以「代辦」身份代表加拿大。顯然,這不是勸退,也不是迫退,是直接辭退。
想一想,像麥家廉這樣在政界滾爬幾十年的老將,豈不知「慎言」的常識?為何他要在溫哥華再度「失言」,他是想要把真話說完,然後「求仁得仁」。果然,慣於把錯誤都推到部下身上的杜魯多,用最不尊重人的手法將一位聯邦自由黨老臣「開革」。
杜魯多要拿走引渡路上的所有障礙,證明加拿大抓人和送人都沒有錯,是依法行事。

民意調查打杜魯多臉
問題是,杜魯多的「司法獨立」之說,也遭到了民意調查的打臉。
在孟晚舟事件發生兩個月後,最重要的一個民意調查出爐,可以客觀看到普遍加拿大公民在這兩個月圍繞着孟晚舟展開的新聞大戰和外交大戰中的基本立場。該民調有三個焦點:第一,也是受訪者意見最為一致的,那就是有九成的人都認為,目前加中關係緊張;第二,只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受訪者,認同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拘捕孟晚舟,加拿大別無他法;第三,有百分之五十二認為杜魯多政府處理事件不當或非常不當,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持有正面評價,且有百分之四十四的民眾認為加拿大政府太過強硬。更有趣的是,百分之六十五的人都對加中關係長遠樂觀。
杜魯多政府處理不當,顯然是半數以上加拿大人的看法,超過正面評價杜魯多政府的人數將近兩成。這就說明,對外交處理不當,是杜魯多政府的「常態」,對美國如此,對印度如此,對沙特阿拉伯如此,對中國也是如此。
加拿大民意的分裂,顯示孟晚舟案的複雜和多面性。其實,對孟晚舟而言,直接到紐約去打官司,會否是一個奇招?為何這樣說?引渡官司,無非兩種結局。一是加拿大按照原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慣例,將孟晚舟引渡去美國,拋開這個燙手山芋;二是加拿大在美國的「放水」下,以政治干預或者不符合雙重犯罪原則,釋放孟晚舟。這兩個結局,對孟晚舟都不是好結局。第一個結局,將加重孟晚舟「罪行坐實」的形象,在高度警戒的押送下,前往紐約,然後再在美國打一場艱苦的官司。第二個結局,孟晚舟雖然獲得自由之身,但並沒有洗清美國指責的刑事犯罪,未來還得躲躲閃閃避開美國。其實,孟晚舟有一個最佳選擇,那就是直接到紐約打官司。這不是賭博,而是依據理性分析。

美國也質疑抓捕企業家的原因
美國的主要目標是華為,即華為在5G上領先的地位,遏制華為,是美國在高科技領域與中國競爭、或者阻遏中國崛起的必要一戰,而孟晚舟作為「陪綁」,一方面她是華為掌門人的公主,身份特殊,一方面是要強化美國的「威懾性」。在美國打官司,華為難逃最後被懲罰或者巨額罰款的命運,這是美國高科技公司都遭遇過的命運。微軟、蘋果、谷歌、臉書,哪個沒有被罰過?但企業家因公司被判刑的,可謂鳳毛麟角,這也是為何美國主流媒體都質疑抓孟晚舟的原因所在。要知道,美國的資本主義精神就是企業家精神,對企業家的保護就是對資本主義市場的保護,對企業家的抓捕乃至判罪,是相當謹慎的。更何況,自特朗普上台後,他的公主伊萬卡全力推動女性企業家精神,孟晚舟作為一個成功的女性企業家,作為一個母親,對全球化和女性在經濟中的地位提升,也有很多的啟示。
從更大的一個背景來說,中美貿易戰談判的成功,讓中美關係也有緩和,這就更讓孟晚舟的官司勝算加碼。特朗普都說,與中美貿易戰談判成功相比較,華為和孟晚舟的事情太小了。
既然孟晚舟脫身的機率很大,那為何要耗在加拿大打官司,直接到紐約去打,有兩個非常明顯的好處,一是可以把兩場官司化為一場來打,縮短時間,減少成本,不但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和無罪,也可以向世界解釋華為到底是一家怎樣的民營企業,她自己在華為的工作對個人的奮鬥、企業的發展、民族的復興、國家的發展到底意味着什麼。同時,孟晚舟去紐約打官司,也可以帶來相關效應。她據此可以跟加拿大談判,讓加拿大留住華為在加拿大5G市場的競爭。
在三月六日開庭時,如果孟晚舟方面提出,美國要求抓人是錯的,加拿大抓人也有可議之處,加方放人,孟晚舟承諾率領辯護團隊直接前往紐約打官司,讓這場全球矚目的官司大逆轉。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