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能否在中加關係 激流中順利靠岸?(丁 果)

溫哥華自遠華案主犯賴昌星被遣返後,回復了鄉村般的平靜,是大家口中「好山好水好無聊」的地方。但是,十二月六日,加拿大媒體的報道,打破了這種平靜,溫哥華瞬間成為全球媒體的焦點,甚至紐約和亞洲的股市,也隨着溫哥華一個保釋聆訊的案子而波動。那就是中國高科技公司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十二月一日過境溫哥華前往墨西哥期間,遭到了卑詩省最高法院下令執行逮捕,而逮捕是應美國紐約東區的司法機構要求進行的。美國司法當局認定華為及其相關公司違反了美國制裁伊朗的禁令,且孟本人在對美國銀行陳述相關事情時有詐欺嫌疑,因此將要加拿大引渡孟到美國受審。

到底是司法獨立還是政治干預?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着孟晚舟連續三天的保釋聆訊,因為正處於中美貿易的關鍵談判期,事件已經演變成中美加三國的外交戰和政治戰。曾經在賴昌星遣返案件中擔任加拿大移民部司法證人的楊誠教授(原澳門聖若瑟大學副校長和國際法講座教授)認為,不管政府政治影響力如何,孟案已經進入加美司法程序,那就要盡全力來打好官司。然而,中方認定這是美國打壓中國高科技公司的「政治行動」,而加拿大的逮捕則是「司法誤判」,故而前所未有地傾全國之力來「營救」。
一時間,中美加三國媒體全力聚焦溫哥華。美加英文媒體從口徑一致的司法獨立之說,開始分化成「司法案件」和「政治案件」的分歧說,尤其是反特朗普的《華盛頓郵報》率先槍口朝內,質疑司法部門不起訴公司卻對孟個人發難,是雙重標準。而中國傳媒則口徑一致地批評美國用「司法」打壓華為,目的是把華為趕出「5G」市場。
最有趣的是美加互動。與白宮全然否認特朗普事前知情的立場全然不同,加國杜魯多沒有扭扭捏捏地打官腔,而是坦然承認在抓人前就知情,但強調是依法行事,並沒有政治干預。他的所謂法理依據有兩點:第一是美加兩國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簽訂的《引渡條約》,另一個是加拿大一九九九年頒布的《引渡法》。從雙方《引渡條約》的內容來看,只要美國能給加拿大提供合法的逮捕令,且嫌犯可能面對的司法懲處在兩年徒刑以上,加拿大就能協助美國在自己的國土上逮捕任何一個「地球人」(不論國籍)。問題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給杜魯多打臉,公開宣稱如果對美中貿易談判協議有利,他就準備干預。這樣一說,等於公開表明對孟案有「政治干預」的空間,讓應美國要求逮捕孟的加方相當難堪,以致於杜魯多和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出來公開反駁,謂加拿大是按照司法獨立行事。言外之意,加拿大已經反客為主,來證明逮捕孟晚舟沒有任何錯。而此時相關的內幕透露,美方根本還沒有準備向加方引渡孟晚舟的任何「犯罪證據」。這就給加方帶來了質疑壓力:加拿大的抓人和引渡程序是美國的橡皮圖章,還是加拿大也已經認定孟晚舟違反了加拿大的法律?

中加關係跌入谷底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國網民一面倒譴責美國用流氓手法圍堵華為、防止中國崛起超越美國,也質疑特朗普和習近平於阿根廷二十國集團峰會的晚宴上談妥貿易戰暫停的同一天,就在溫哥華抓人,是為了對華「極限施壓」。但是,中美官方都放話孟案不會影響談判的成功進程。不過,對「背後插中國一刀」的加拿大,北京就沒有那麼克制。在周五(十二月七日)的第一次保釋聽證會結束後,中國外交部第三次公開要求加拿大「放人」。在十二日的保釋聆訊之前,媒體就透露中國扣押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孟保釋成功後,中方又宣布扣押了加拿大商人思巴夫。兩人的被羈押理由都是違反中國《國家安全法》。
從時機上看,這種扣押當可視為是對加拿大的報復,也可視為是對未來引渡官司的施壓。這種扣押當然引發加方的強烈反彈,主流輿論認為中國是「欺負加拿大」。但中國網民和加國華人社區的一些輿論則持相反理由,認為加拿大扣人錯在先,中國是「以眼還眼」。
這種中加民意的對抗,杜魯多總理的父親老杜魯多與周恩來建立的中加關係,在四十八周年之際迎來了最為嚴峻的考驗。更可怕的是,因為「白求恩」而對加拿大印象良好的中國民眾,已經改變了看加拿大的「眼光」。他們甚至把「老賬」也算了上來,提出加拿大對待中國的態度和對待美國的態度完全不一樣,美國要抓人就立刻乖乖抓人,中國要求遣返賴昌星則拖了漫漫十二年,而且還是因為保守黨哈珀政府執政,才把人送回來。而另外一個排在中國紅通名單上前三名的程慕陽(前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之子),聯邦自由黨則碰都沒有碰他,他的官司還在無限期進行。由此,他們批評加拿大的「司法獨立」是雙重標準。輿論更抨擊杜魯多為了討好白宮,先是在美加墨三國協定中加入「毒丸條款」(其實就是排華條款),如今又抓孟晚舟,擺明是「棄中就美」。
可以這樣說,如果中國仍然想要通過「打加拿大」來警告美國,而杜魯多政府又不願意亡羊補牢,以二○一九年聯邦大選的政黨利益(杜魯多的支持率因為中國打壓而上升)超越國家利益,那麼,中加關係的「黃金十年」可能就會轉化成「噩夢十年」,白求恩和老杜魯多泉下有知,會十分難過。

華人社區的機遇
孟晚舟事件在溫哥華華人社區激起很大反響。大陸來的新移民不少跟中國網民同步,認為是美國和加拿大聯手遏制中國崛起。因此,在保釋聆訊的法庭外,不少華人拉標語抗議聲援,法庭內更是坐無虛席。當孟晚舟辯護律師需要本地擔保人時,立即有人願意以現金和房地產作保。
不過,對不少人來說,這次事件也讓華裔有學習美加《引渡條例》和司法獨立的機會。更有評論指出,在中加關係面臨瓶頸的時候,正是彰顯華人作為橋梁作用的時候。誰都知道,杜魯多即使真的討好特朗普,特朗普也未必輸送利益給渥太華,加拿大要想擺脫依賴美國市場的困境,必須開拓與亞洲尤其是中國的市場。從歷史上看,加拿大不但在亞太地緣政治上與中國有密切關係,同時也是西方國家中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在中國和西方世界的交往中擔當重要角色。加拿大華人如果在減少中加政府之間的誤會,和提升民間相互理解上發揮影響力,讓「孟案」軟着陸,那華人在加拿大的能見度和影響力也會加強,華人對加拿大的忠誠度也會被認同。
孟晚舟的引渡官司即將拉開序幕,好戲正在後頭。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