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悼念余光中先生 (黃維樑)

十二月十三日早起,在網上看報紙的新聞,有一則標題是「八十九歲余光中不敵降溫住院療養」。看完簡短的內文,我馬上致電高雄余府,余太太接聽。她說余光中先生目前在醫院的加護病房,意識不清,四個女兒中三個不在高雄,都從外地回來照顧。余太太的語氣如常平靜,說當下有事處理,請我等她來電再告知情況。

訣別詩翁
今年六月我曾和家人專程到高雄探望先生和夫人,十月我個人赴高雄參加詩人的慶生會和《余光中書寫香港》紀錄片發布會;從前清瘦健朗的余先生,兩次所見,變得瘦弱遲緩。去年七月摔跤受傷就醫,事後詩人說是次意外重創,使自己生命處於「陰陽一線間」。現在又住院了,且意識不清,我心緒忐忑。冬天日短,等到天黑還沒接到余太太電話,只好自己打過去。余太太說先生腦中風、肺炎兼心臟出毛病,和他溝通,他最多用點頭示意。我擔心詩翁再一次處於「陰陽一線間」,告訴余太太,我明天要飛到高雄看望。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