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淇先生書札  ——葉嘉瑩先生藏

  中國文學詩詞專家葉嘉瑩先生和已故宋淇先生為文字交,兩人卻緣慳一面,一九六九至一九七八年間,二人有書信往來,葉先生完好珍藏宋先生書札十三封,本刊全文刊載(上期刊了五封,本期續刊餘信)。文人惺惺相惜,誠為佳話。——編者

第六封(一九七六年三月十七日)

嘉瑩女士:

  一月九日信及寄來之影印四文均收到。香港的出版界真是沒有辦法,正經的出版商可以說絕無僅有,不是盜印,即是出些不三不四的書,這與讀書風氣和人口有關,台灣究竟學生多,最近尤見蓬勃。我想台灣不應小氣到這地步。你的文章如未發表過,《中大學報》及《中國文化研究學報》均願發表,已發表過的,要出版部出單行本就不可能了。台灣方面我可以側面為你打聽一下,因為銷路和讀者究竟都在那裏。寫了一首《祖國行》一詩,罪名不至於因此要砍首示眾。多少人都去過大陸,難道個個都如此嗎?你有文章分量重的可交中大,分量輕的,可交《明報月刊》,我都願意效勞。喬志高去美,我比較忙些。最近要出《林以亮詩話》一書,現正最後校訂《細評英譯〈紅樓夢〉》,希望本月底前交出。匆匆  即頌 安好。

以亮 頓首

七六年三月十七日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