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 一損俱損  上海首富周正毅玩滾雪球貸款遊戲終失手(何亮亮)

  剛剛過去的一年中,在中國和俄羅斯分別發生的周正毅案和俄羅斯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案,可以作很有趣味的比較。

顯示財富與權力緊密聯繫

  周正毅是上海首富,其被捕前的身家(約三億美元)與霍氏的(約八十億美元)不能相比,但是二人的案件在中國和俄羅斯政壇產生的影響卻不相上下。周案和霍案的相同之處在於﹕中國和俄羅斯都是從計劃經濟轉型而來的,周正毅和霍氏這樣的巨富都是在這一進程中產生﹔現在中俄的政治體制雖然不同,但是最高當局面對這些新興巨富與權力的聯繫都有很深的疑慮。然而兩案最大的不同在於﹕俄羅斯整肅霍氏,顯而易見是以普京總統為首的西羅維琪(強力派,泛指從前蘇聯延續下來的情報、司法、執法和其他政府部門)敲山震虎之舉,是要切斷經濟寡頭和政治權力之間的聯繫,防止財富干政,並且杜絕今後再出現以私有化為名大規模掠奪國家財富的行為(俄羅斯的經濟寡頭已經對政治有巨大的影響,特別是寡頭控制的財富對選舉的影響舉足輕重。葉利欽時代經濟寡頭可以決定誰出任總理,現在俄羅斯又出現這種趨勢,強人總統普京即強勢出擊,逮捕俄羅斯首富霍氏)。

不徹查防止動搖權力結構

  中國查處周正毅案的情況顯然比俄羅斯更為複雜,一方面是要切斷權力與財富之間的緊密聯繫——儘管這一聯繫目前還是單向的,即巨富勾結權力共同積累財富,但巨富還不能、不敢涉足政壇﹔另一方面又不能徹查,因為要防止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的情勢惡化,防止此案動搖中共的權力結構。

  在整肅的技術層面,兩國當局對周案和霍案的查處都是出其不意並且經過國內外媒體的報道和渲染,引起廣泛注意。但是具體不同的是,中國官方查處周正毅用的是比較特別的而且引起爭議的手法﹕據香港媒體報道,是由中紀委出面對之「雙規」,然而周並非中共官員,且有香港居民的身份,中國官方後來便嚴厲禁止媒體報道和評論周案。

  周正毅主要是經營地產,雖然上海是中國內地最國際化的城市,不過西方媒體對周案的關心更多的還是此案背後的政治因素。在去年九月十六日舉行的「二零零三《福布斯》全球CEO會議」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副市長姜斯憲表示,周正毅事件與房地產沒有太大關係,這是上海官方對周案的比較新的說法。姜斯憲說,周正毅的問題主要是虛報註冊資本和違規炒作股票。目前上海房地產市場總體健康,市場購買力大於市場供應,為了防止泡沫,上海市政府將採取宏觀調控措施,使市場健康發展。

周與上海官場關係惹關注

  周正毅案件和上海官場的關係目前還沒有直接證據。但從上海官方在事件初期的沉默,不難看出此事的複雜和敏感。一介平民、出身貧寒的周正毅發迹在上海﹔周正毅的大量生意在上海﹔媒體所稱的中銀問題貸款,部分也發生在上海。海外輿論對周正毅和上海官方的關係多有猜測,但是沒有確實的證據可以證明,因而對中國官方查處周案沒有多少影響。

  中國內地媒體披露了地產富豪的經營模式﹕先以一百元買一塊地,然後找相熟的測量行將其價值高估至二百元,再抵押給銀行換取貸款﹔接下來,以這二百元的銀行資金再購入同值的土地,重複以上步驟賺取四百元的貸款﹔如此類推,手頭資金由四百元、八百元、一千六百元不停地遞升。這是一種滾雪球的貸款遊戲,以這種遊戲積累財富,速度是驚人的。但是這種遊戲的一個特點,就是要求遊戲玩家必須同時跟銀行和政府有密切可靠的聯繫和共同利益。土地的使用權在地方政府手中,要向政府申請,而開發地產的資金在銀行,需要向銀行借貸。所以,一旦遊戲玩砸了,出了事就不會是小事,涉及的人也就必然是銀行和政府高官(及其親屬)。中國各地的地產富豪皆由此模式而致富,同時也使相關的官員致富,被查處和公開的只是少數,這種權力資本的運作已經形成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共同體。 以中國目前的體制,如果打破這種共同體,將損及一大批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他們必定殊死反抗,從而導致中國的不穩。

官方嚴禁報道和評論周案

  周正毅案也不脫這個模式。周案發生在上海和香港,而主要在上海,上海是中國高層官場的主要來源,海外有「上海幫」之稱,因此中國官方嚴禁內地媒體採訪和發表有關周案的評論,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普京上台之初,曾經和霍氏等俄羅斯七巨富有私下協定﹕不清算巨富在私有化中非法積累財富的行為,但是今後不准再有同樣的行為﹔可以在現有的基礎上繼續經營,但是不能介入政治。霍氏正是破壞了這一協定而被清算的。

  周正毅案的完整真相是否能夠大白於天下,端視未來中國政治權力運作的走勢,特別是中共「十七大」之後的走勢。

文章回應

回應


周正毅冒起甚速,被懷疑與上海官場有密切關係(梁比利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