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要吃伊麵(施永青)

  與友同去吃麵,友叫伊底,來的卻是生麵,友不接受。我說,此麵他不吃可能給倒掉,豈不浪費?且店員可能因此被罰,於心何忍?友認為責不在他,堅持要換。我說:此事前段當然是店員錯,但後段如他肯相就,事情仍可避免,望他再思。反不悅,拿店員出氣。我叫店員把麵留下,當我叫的,再給友來碗伊麵。友拂袖而起,不再與我往來。我過份了嗎?

文章回應

回應


(《馮驥才現代中國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