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福豬 (吳羊璧)

看「家」字 下面一個「豕」

  說「家有福豬」,倒不只是新春的祝福語,有個來由,因為「家」與「豬」很有關係。「家」字的構成,是一個「[家]  」的上蓋,下面一個「豕」。這上蓋,《說文》的解釋,就是指屋子,象形,看篆書,就是一個覆蓋着的屋子形狀。屋子裏面有「豕」,就是豬。古人造字的時候,認為屋子裏有豬,就是像樣的一個「家」了。

  看甲骨文,尤其像。下面的「豕」,側看是很象形的。

  我第一次注意到「家」字是這樣的構成時,有點奇怪。首先,用現代人的觀念想,家,通常想到有老有幼,一家大小。那麼,家字應該是屋裏面有大大小小很多人啊,但為什麼不是?再想想,中國是個農業大國,家字,是不是應該首先反映這方面的特點呢?

  例如家裏有禾,有米。再不,應該是遊牧業,如羊,牧羊不是很重要的農活嗎?再有,就是牛,牛與耕種有更直接的關係。造成一個「家」字,應該優先考慮以這些來作象徵,然而幾千年的中文裏面,「家」字的構成偏偏不是這些,而是「豕」,就是家屋裏有一頭豬。

有肥豬 才家肥屋潤

  豬當然也很重要。但為什麼是最重要的,要以牠來象徵家?

  慢慢地,想出點道理來了。

  人類社會的發展,先是遊牧,後來才是耕種。遊牧是流動的,牧馬牧羊,不定居。耕種了,才定居,定居了才有「家」的觀念。

  懂得耕種是定居重要的原因,但是耕種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範疇。人是到田裏去工作,田地不是放在家裏的。「田」字部的字有很多,把田分成一塊塊,叫做「畦」,有力氣的人在田裏工作,叫做「男」。這都說明耕種是一個大概念,要表現的很多,不能簡單歸在「家」裏面。

  牛是耕種的重要助力,牛很強壯,有牠本身的特徵。養牛,首先想到的也是耕種,屬於那個大範疇的概念。

  有了耕種技術,人可以定居下來了,於是形成一個個的家庭,這些家庭單位,要經營自己的居所,這才是「家」的觀念。

  住下來了,在住處再養家禽、家畜,有雞鵝鴨,有狗豬貓,家禽家畜裏面,要找一個主要的象徵,選豬就很有理由了。你定居下來了,你養了豬沒有?養豬是重要得很的副業,有肥豬,才家肥屋潤。

  說到這裏,我想起小時鄉居,那就是這樣的一幅圖畫,你不難見到家家有雞鴨,又都養了頭肥肥胖胖的豬,這真是福豬。說實在的,只是因為城市生活,才使人們腦裏消失了這幅圖畫。要理解「家」字的文字構成,為什麼是在屋裏有一頭肥豬,你回到古老的農村生活中去,理解起來,就直接得多了。能夠畜養了豬,是定居、家居的重大象徵。

  《說文解字》中,探究「家」字音的來源,說是從「豭」字借音。豭就是豬。我們彷彿可以聽到先民在互問﹕你有豭沒有?有豭了,那就是有家了。(豭音家。)

從文字 看豬的形象

  豬和人們一直是親近的,親切的。

  但是豬的形象,實在說,並不很美好。胖胖的身軀,長長的豬嘴,有點笨拙,有點貪饞相。

  古人相信,人與許多生物,是可以互相幻化的。比方高貴的皇族,就是龍的幻化。豬是不是也可以幻化為人呢?有,傳說中也有。唐代有個造反的安祿山,他也想做皇帝的。傳說,有一天,他午睡時,就露了原形。皇帝睡着露原形,是龍,安祿山露的原形,是龍頭豬身。因此他的作為是有限的。這傳說見《楊太真外傳》。其實,安祿山個子大,又是個胖子。這傳說,是因他有這樣一個肥大的外形而生造出來的吧,說他像肥豬。

  在中國文學史上,豬卻有一個非常親切,非常可愛的文學形象,那就是豬八戒。《西遊記》是吳承恩的傑作,寓言式小說,想像力豐富。他想像唐三藏去西方取經,要有個神通廣大的孫悟空扶助。但一個究竟不夠,再寫一個悟能。這個悟能(豬八戒)性格特點不應與孫悟空重複。孫悟空是猴子化身,精靈極了。那麼,豬悟能就有點笨拙,悟空叫他「這個獃子」,這個獃子也很有本領,悟空七十二變,他能三十六變。但他實在貪饞,怕死,以至好色。他做了高家的妖怪女婿,卻不害人,「喫了你家些茶飯,也與你幹了許多好事」,「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兒。」

  豬八戒三十六變,最有趣的一變是在盤絲洞。那裏的蜘蛛精七個仙姑捉了唐僧,悟空悟能去救師父。豬八戒先趁仙姑在裸泳,變成一條鮎魚精,「只在那腿襠裏亂鑽」把她們戲弄了一回。這段故事在七十二回,有興趣可以翻開再讀讀。這豬八戒還有個特點,內心很想成家,就是個凡人,好人。看來,在吳承恩心中,豬就是這樣平凡而又不平凡。

  到這裏,話再說回頭,再恭賀春禧,祝家家戶戶,家有福豬到。


豬的形象雖不美好,但卻給人們親切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