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得小罵大幫忙(胡化)

  一月九日,光明日報報業集團(下稱光明日報)終於公開宣布免去楊斌的《新京報》總編輯職務,《新京報》風波告一段落。事後,風波的中心人物楊斌感慨﹕「我不過是小罵大幫忙,可惜他們連這樣做也容不得﹗」

  小罵大幫忙,本來是上世紀五十年代批判老《大公報》的一種說法。共產黨主政之後,要搞臭民國時期最有聲望的《大公報》,就說它對蔣介石國民黨政府是「小罵大幫忙」。其實,《大公報》是以「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和「文人論政」為宗旨,在承認民國政府合法性的前提下,從事新聞報道和輿論監督,是其所是,非其所非,和以武裝奪取政權為最高宗旨的共產黨自然不同。

  如今,共產黨和國民黨已經再次言和。《大公報》的歷史地位也已被大陸史家重新肯定。楊斌等新一代報人,不過是想在承認共產黨執政地位的前提下,發揮《新京報》的輿論功能,幫助現政權更好地執政。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是效法當年《大公報》對當時政府的態度,亦不為過。《新京報》在北京的幾家都市報紙當中初顯特色,主要體現在每天兩個版的社評和時評。大陸一些關懷現實的學者及熱心的讀者,在這個平台上有節制地議論公眾關心的各種現實問題,集思廣益,促進社會走向健康、和諧與進步。這也和當年《大公報》的社評有某種相似之處。

  如今的共產黨,不是當年的國民黨。三四十年代的國民黨基本上能夠容忍《大公報》說三道四,其創辦人兼總編輯張季鸞去世時,蔣介石還送了輓聯﹔在舊金山成立聯合國時蔣還選了該報另一位創辦人胡政之為中國代表之一﹔第二任總編輯王芸生直到一九四九年都能在報紙上發出各種批評。楊斌不過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年輕報人,《新京報》由他主持的筆政,不過是對教育、衛生、環境、執法等具體的行政事務發表了一些極其溫和的時事評論,這些言論還要經過《光明日報》一位副總編輯終審把關。即使這樣,當局還是受不了。於是在去年十二月下旬突然下令,限期拿掉楊斌。在去年底的《新京報》社委會上,有編委提出,難道不能讓人好好過個年再說嗎﹖然而,當局等不得。

  這次拿掉楊斌,出面做惡人的是光明日報,背後決策的是中宣部乃至更高當局。就在找楊斌談話的一個星期以前,光明日報的負責人還當面稱讚他的工作。《新京報》創辦不過兩年多的時間,私人訂閱數就躍居京城各種都市報刊之首,廣告收入也節節上升。光明日報佔《新京報》股權的百分之五十一,其領導當然歡迎這樣的經濟效益。就在年前的編委會上,光明日報的負責人一方面要免去楊斌的職務,一方面還說《新京報》的發行和廣告搞得好。但來自南方日報報業集團的經理人員態度很鮮明,一份報紙的發行和廣告,是和報紙的內容連在一起的。免去楊斌,《新京報》的經營必然受損﹗

  《新京報》風波最妙之處是十二月二十九日的採編人員集體請假。聽說上頭要免去楊斌,體育部的編輯們都說,昨天喝多了,今天沒法上班。新聞部的編輯們都說,今天感冒了,要請個病假。偌大編輯部,一下子唱了空城計。回想一九四七年,中統特務抓了《大公報》記者唐振常,王芸生直接給上海市長吳國楨去電話,說﹕「今天不放人,明天就登報﹗」兩相比較,更見今天報人的抗爭方式,實在是很溫和了。

文章回應

回應


《新京報》由楊斌(圖)主持筆政時,發表了一些極其溫和的時評,但當局還是受不了(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