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旅人--悼念好友方逸華 (顧 媚)

早晨在睡夢中被電話吵醒,傳來噩耗,我的好友方逸華去世了。消息使我震驚,心情久久未能平伏。
這四年內我曾寫過兩篇悼念故友的文章,其一是趙無極﹙逝於二○一三年﹚,其二是邵逸夫﹙逝於二○一四年﹚,他們都是我畢生敬慕的故友。趙無極逝前數年已患認知障礙症(前稱:老人癡呆症),邵逸夫更已屆長壽之齡,因此我對他們的離世是有點心理準備的,而方逸華的離世卻像迅雷不及掩耳,太突然了。

堅強的外殼包不住內心的寂寞
我與方逸華相識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我們同時期在新加坡賣唱,她在夜總會唱英文歌,我在歌台唱時代曲。日間常相約談心,少女情懷單純,我們有非一般的友情,無保留地互訴心曲。我們孑然一身,一起走過漫長的歲月,同是人生旅途上寂寞的旅人。兩個寂寞的旅人,有不同的理想,但我們的友情是最真摯的,因為那時我們都一無所有。我一生無求,安於淡泊;她一生不凡,抱負遠大,她有智慧,有魄力,最終能披荊斬棘去達成理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