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稿:一曲難忘(白先勇)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二○一七年我在香港珠海大學有一個《紅樓夢》講座,演講完畢,聽眾席有一位年邁女士向我緩緩走來,遞給我一張照片說道:「先勇,我是夏丹。」我擎着那張褪色照片,端詳了片刻。照片裏有夏丹還有我幾位手足的合照:大哥先道、二哥先德、三姐先明、六弟先剛,還有我自己。那是一張上世紀七十年代四十多年前的舊照。我的兄弟姊妹如今都不在人世了。相片中的夏丹打扮入時,容貌端麗,還正值花樣年華。霎時間,我似乎隱隱聽到一陣歌聲悠悠傳來:
《我要你忘了我》,那是夏丹當年的成名曲。

夏丹與白先德的歌緣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台北,也有幾處夜夜笙歌的繁華所在。華國飯店的萬歲廳、統一飯店的香檳廳,這些夜總會是自帶舞伴的高級舞廳,杯觥交錯之際,樂聲揚起,衣冠楚楚的賓客翩翩起舞,卻也流轉着幾分當年上海國際飯店、大華飯店夜總會的遺風。當然,台北圓山飯店,有菲律賓樂隊伴奏的舞池,又是高人一等了。夜總會常常聘請歌星駐唱,歌星的名氣,對於夜總會的身價,有哄抬的功用。
七十年代初,華國萬歲廳聘請了香港紅歌星夏丹駐唱。夏丹台風優雅,嗓音柔美,擅長抒情慢調,很有大歌星的派頭。夏丹在華國駐唱那段時間,我的二哥先德常常到萬歲廳去捧她的場,先德與夏丹於是結下了一段很不平常的「歌緣」。
先德愛唱歌,什麼中英流行歌曲他都琅琅上口。從前在上海,他還在聖約翰念書的時候,有機會登台,他便唱幾首當時流行的英文歌,Nat King Cole的《無法忘懷》(Unforgettable)、Frank Sinatra的《時光流逝》(As Time Goes By),這首歌因為《北非諜影》(Casablanca)電影中黑人歌手Dooley Wilson引唱,而名聲大著。先德唱As Time Goes By,有模有樣,年紀青青便有了幾分滄桑。這是他最喜愛的歌曲之一。先德的確有歌唱天份,對音樂有十分敏銳的鑑賞力。我猜他一直想登台當歌星。有一次他在一家鋼琴酒吧裏唱歌,有一對美國夫婦客人,很欣賞他的歌聲,以為他是那間酒吧的駐唱歌手,賞了他二十元美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