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廣東舊語稽古求源(彭志銘)

時下,今人新一代耽溺上網,機不離手,垂頭不舉,沉迷電玩睇片。在虛擬世界裏吹水搭嘴,如非用聲效轉化的文體,就是以圖像符號代言;若記之文字,莫不錯謬連篇,白字綿綿。語文水平低落,不在話下,對學問追求,守衛自家文化,更無爾復加!
中國文字結構的發展與研究,重於形音義。框在四邊格內的方塊字,既有規限,也見特色,是當今世上,能集形音義三大造字元素於一身的獨有字體。
文字的生命,隨時代轉移、事物更替,自有新字產成,中國方塊字亦無例外,遠的不說,即使不計近代國家漢字政策下的規範簡化字,由民間百姓自創的新字,經廣泛流傳使用,而編入正規字典的,為數也不少!最佳例子,是香港創造的「?」字。「車」字部首,有「機動」意,配以邊旁「立」字,取其「音」和「義」,解作「站立」在一部運作中的機件內,正好代替「電動升降機」的英文字「lift」!

承古通今的語文化
一方水土一方情,各處鄉村各處例。
中國地大物博,山河阻隔,群族繁多,文化差異頗大,基本上,有幾多個民族,就有幾多款民俗;縱然,自古以來,中國南陲邊緣,五嶺底下之廣東周遭,曾聚居百土民,加上歷代避秦逃難的新移民,五湖四海八路人馬,匯集共處,但風俗習性截然有異。
同一意思的字詞,也會有不同寫法和讀音,譬如,簡單的「我」,客家人便唸作「崖」,書寫為「」;潮州人則用「俺」字,讀近音「晏(高上聲)」。精準的說,客潮兩語,本質上,屬兩個大不同的文化體系,殊方異語,分為「客方言」和潮州語的「方言」。
遠離中原黃土的南地域,一直被蔑視為蠻夷腹地,充斥鴃舌鳥語之粗人,殊不知,這裏文化果實豐碩,人不特止保存了因戰火兵燹而散軼的傳統華夏文化,最廣為讚頌的,當然還是音之「九聲六調」,沒有了它,唐詩宋詞唸來拗口難聽,崩音無韻!除此之外,廣東人還自創及建構了中國富特色的語文化。
中國七大方言當中,能結合「生猛」(活潑)、「啜核」(無與倫比)、「過癮」(樂趣無窮)、「抵死」(妙絕毫癲)等境界的,非方言莫屬啦!
我手上,有本被我揭得黮黃破損的小冊子,是一九七一年,隨《中英辭典》贈送的詞書,只得薄薄十二頁,由蔣愛民先生等編纂出版的《廣州俗語意譯》。其用英文意譯四百三十七個廣東俗語、諺語和歇後語;內文廣東詞彙多以中文俗字、同音字或假借字書寫。
現抽選部分已經消失,及或我不懂的詞組,抄錄於此,廣請有識之士,不吝賜教。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