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粵語之唐宋餘韻(陳錫波)

用粵語朗讀唐詩宋詞是不是比用普通話更加協律諧韻、更加琅琅上口?是的!
唐詩宋詞講究押韻和平仄格律。押韻,就是為了聲韻和諧,把相同韻母的字放在詩句或詞句結尾,以同類樂音的重複構成聲音迴環的優美。平仄格律,是按漢語語音聲調的特點,以平仄相間、相對組成詩詞的句子,產生音樂節奏感。
古漢語有「平、上、去、入」四聲,四聲各有特點。唐憲宗元和年間的《元和韻譜》稱:「平聲者哀而安,上聲者厲而舉,去聲者清而遠,入聲者直而促。」唐人將四聲兩元化,分成平仄。平聲平道,稱為「平」;上、去、入發音時受到發音器官阻礙,不平,稱為「仄」。唐詩按平平、仄仄為一音步構成一定的格律,令詩句聲調抑揚頓挫、節奏分明而可吟可誦。詞乃「詩之餘」,從詩的形式衍變而來,詞句的格式大部分是選取詩句的格式,其聲調特點大致與詩同。
可是,宋以後,因契丹(遼)、女真(金)及蒙古(元)相繼入侵,中原漢語語音隨之大變,最明顯是原來四聲中入聲逐漸消失,入聲字哪裏去了?歸到平上去三聲,在現代漢語,即普通話中,也就只有平上去三聲了,如「八」讀陰平、「國」讀陽平、「屬」讀上、「憶」讀去……

普通話朗誦詩詞無法諧協
因此,用普通話朗誦唐詩宋詞,平仄,不能協律;押韻,聲調不能和諧,特別是那些押入聲韻的詞,試看岳飛的〈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全詞押的是仄聲韻,「歇」、「烈」、「月」、「切」、「雪」、「滅」、「缺」、「血」、「闕」都是入聲,詩韻是入聲「六月」和「九屑」,詞韻合為第十八部的入聲。如果用普通話讀來,「歇」和「缺」讀陰平,「血」字讀上聲,而「烈」、「月」、「切」、「滅」、「闕」則讀去聲,且不說詞中有的字平仄不合詞律,韻腳已無法諧協,失去和諧之美。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