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粵語於我為何?(陳樂行、劉奕岑)

纖手猶堪一羽毛
──傳播及保衛粵語之願(陳樂行)

談者率好以彭定康「我嘅焦慮,不在北京攘奪此社群自治自主,而在香港有啲人一點一滴將其奉送」一語,歸咎害港者。論及粵語保衛戰場上此逆風處彼逆流處,不例外。
此說固無訛,惟未盡美矣,亦未盡善也─愚以為《紅樓夢》中,探春一角謂大族人家,外頭殺來一時殺不死,必先從家中自殺自滅起來斯會一敗塗地,文意稍勝,照亮燈下黑。依彭督斷章,我城母語欲得救,除非天師下凡,捉邪捉鬼、再捉邪捉鬼……
依三姑娘探春所云,則自家香港,可從自身救起,戒之在自殺自滅;不自殺粵語,不自滅香港,我做得到,你做得到,人人做得到─為人父母,首重在家講粵語,勿信「一親一語」高論,冒險揠苗助長;為子女選校,粵語教中文秤先,則貴子弟理解與表達能力,更見保障。不幸派入「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小學,仍未絕望,皆因校方自知「普教中」弊大於利,不敢貫徹至一年級居多─應家長要求,順水推舟重設「廣教中」班以保BCA(基本能力評估)、呈分試成績,不在少數。
為人子女,倖免「普教中」之難,宜好好學習,以顯父母學校、以慰「普教中」犧牲者。為人兄姐,察覺弟妹受「集體欺凌」,校內禁止講粵語、課外講廣東話遭舉報,要告之父母、公諸社會,使校園重見天日。手足誤交損友,價值觀為之扭曲,妄自菲薄母語,須及早相規以善,病向淺中醫。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我為什麼學粵語
──內地生的自我告白(劉奕岑)

五年前接下浸會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並未打算學習粵語。一方面因為我本來對學語言沒有興趣,另一方面,我想既然是「英文授課」的大學,不學粵語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可是等我真正來到香港,不懂粵語帶來的困難也日漸浮現出來。社交上的困難是最為顯著的。譬如同本地生一起進行小組討論時,因為我不會聽說粵語,他們只能用普通話或英語同我討論,又因為熟練度不夠高,大家交流起來都挺辛苦。又譬如去商店買東西的時候,常常聽不懂老闆的粵語報價,這就得拜託他用手指比劃數目。在這樣磕磕絆絆的交流過程中,有些人會因此面帶不悅──但這是我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生活節奏很快,大家都很忙,一旦溝通不順暢就可能變得煩躁。我常常很愧疚的,因為自己無法用大家熟悉的語言,給周圍人帶來了麻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