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重慶打油詩」的答覆 (莫 言)

  莫言說:我本來想解釋,後來一想,那些攻擊我的人,都是飽讀詩書的「公知」,難道他們真的讀不出我這首打油詩的真意?既然他們能讀出我的本意,但非要給我扣上一頂帽子,其用意是十分明白的。我對他們解釋什麼?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