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香港古典樂界—看「樂.誼國際音樂節」 (知音人 撰、杜淑芝 譯)

近年來,標榜古典音樂的音樂節如雨後春筍。雖然大部分的音樂會水準不俗,但要在耳目之娛以外訂立宏觀目標且付諸實行的,卻是少之又少。第五屆「樂.誼國際音樂節」正好是香港云云音樂節中能夠高瞻遠足、不落俗套的成功例子。正如音樂節藝術總監李垂誼所言,音樂節和主辦單位垂誼樂社的出發點,並不單純是為了吸納聽眾。樂社另外的目標,在於為香港具有潛質的新秀提供與海外大師同台演出的珍貴機會,並且透過城市中愈見罕有的古跡,將古典音樂帶到社區的角落。
去年十一月舉行的的「樂.誼國際音樂節」先以兩場小型音樂會熱身。「樂.憶古蹟」音樂會系列利用古跡建築物作為古典音樂會場地,不但解決了演出場地緊絀的問題,同時又能夠引起聽眾對社區歷史的關注。「樸拙之美:(新)古典主義在港大」音樂會於香港大學孔慶熒樓舉行。觀眾能夠在近距離與世界級演奏家共聚一堂,沉浸於精緻室樂樂章當中,實在是喧囂鬧市中罕有的雅興。樂曲的仿古風格讓聽眾可以暫時卸下日常生活壓力,從時空交錯中得到一息優閒。

氣度和誠意並重
開幕音樂會「奧地利之魂」由世界知名的音樂巨匠阿殊堅納西執棒,帶領其子暨單簧管獨奏家迪米提、大提琴獨奏家李垂誼及曼托瓦室樂團演出。老阿殊堅納西對香港觀眾並不陌生,這是他首度與李垂誼和曼托瓦室樂團合作,在音樂處理上格外明快和屢見驚喜。迪米提演奏的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以優雅而溫暖的單簧管凌駕於樂團如絲絨一般的音色,絲毫不見斧鑿匠氣,是節制和品味的範例。李垂誼演奏的海頓D大調大提琴協奏曲,是音樂節中的一大亮點。這首樂曲以難度見稱,李垂誼演來並沒有老生常談之感,反而為樂曲注入了輕鬆和趣味。他的演繹凸顯出海頓幽默而饒富創意的一面。另外,他在第一和第三樂章創作自己的華彩樂段,令樂曲錦上添花,就連指揮都不禁在第一樂章華彩樂段之後率先鼓掌!
隨着室樂音樂會的普及化,筆者常自問:「怎樣才算有質素的室樂演出?」筆者經常碰上演出者在面容和身體上用力過猛,讓人難以分辨表演者是投入音樂,還是有傷患的隱衷;而觀眾亦難免因為這些「額外」的演出而未能專心欣賞音樂。尤幸李垂誼所挑選的世界級室樂演奏者都沒有上述陋習。他們的演出都是氣度和誠意並重:在頻繁互動之餘,未見譁眾取寵的表現形式。三位來自香港的新秀:魏寧一、馬文皓和伍展博,以及海外大師,如孟德爾遜、瓦哈拉和楊雪霏等同台演出,未見怯場,更是光芒初現。馬文皓和楊雪霏合奏皮亞左拉《探戈的歷史》,當中的「咖啡廳一九三○」從一開始就緊扣觀眾情緒,場中隱約能聽到讚歎之聲。鮑凱利尼的「方當果舞曲」極具爆炸力,伍展博的響板更是神來之筆。

無分國籍和輩份
音樂節的兒童音樂會取名「馬可孛羅@威尼斯嘉年華」。音樂會別出心裁地運用上意大利即興劇、中西樂器以及舞蹈等元素,產生令人驚喜的化學作用。故事以名為「威尼斯嘉年華」的傳統意大利民謠旋律作為主題,利用不同樂器組合的變奏貫穿戲劇和舞蹈環節,透過惹笑的橋段和精彩的雙人舞吸引觀眾視線。香港的中樂手楊程皓、林灒桐、王志聰,還有兒童舞蹈員陳艾黎聯同國際演奏家創造出天衣無縫的演出。
閉幕音樂會「意國音樂精髓」的選曲非常能夠代表意大利美不勝收的音樂遺產。女高音告絲曼和男中音波爾佐尼選唱了莫札特歌劇的詠歎調,前者的聲音閃爍璀璨,後者則醇厚有力。羅西尼的《淚》要算是音樂會曲目的遺珠。李垂誼以大提琴模仿羅西尼歌劇中男高音角色的美聲風格和花腔技巧。音樂會的下半部分尤其體現了「樂.誼國際音樂節」的宗旨,十二歲的小提琴新秀譚允靜在李垂誼的帶領下合奏韋華第的雙協奏曲。譚允靜的穩健表現遠超於她的演齡,與李垂誼的互動亦揮灑自如。而樂團亦不局限於譜面的聲量對比,在造句上花上不少心思,讓音樂不流於板滯。此外,一群香港的生力軍樂手在鮑凱利尼D小調交響曲的終章初踏台板,與曼托瓦室樂團和指揮米開朗哲利一同演出。台上無分輩份和國籍,和衷協力的一幕着實教人感動和振奮。
聽完星期日的閉幕音樂會,筆者不得不同意藝術總監李垂誼的遠見:「只要有適當的支持和機會,香港亦能夠媲美世界任何一個文化中心。」
(原文為英文。作者就讀中央音樂學院,後往美加從事音樂教育工作,曾與多位世界知名的音樂家接觸。翻譯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博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