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的「家」 (周立民)

  因為寫過一本很有名的《家》,巴金的家便在人們心中很神秘,然而這種場景也是每個幸福家庭都有的,不過,這倒是我讀過的巴金對家庭生活最為溫馨的描述。那是一九五六年,他搬到上海武康路一一三號不到半年。這是一座花園洋房,三層小樓,一個花園,各種各樣的花草構成了一個祥和的世界。夫婦倆,一兒一女,繼母和妹妹,組成了歡樂的大家庭。這所房子,原主人是英國人,前一年夏天,巴金以一百四十四元二角的月租金個人租了下來,從此,他們一家人在這裏度過半個世紀的時光。直到二○一一年底,這裏成為巴金故居向公眾開放。

  武康路一一三號,早已是中國文學的一個聖地,它多次出現在作家們的記憶裏、描述中。巴金在這裏完成了《隨想錄》等眾多作品,這裏的一草一木都留下了文學巨匠的氣息。這裏發生的故事,足可佔半部文學史,出入這個大門,多是名字留在文學史上的高士名人。巴金的「家」,至少有三個層面的意義:第一,是由房子和花園等構成的物理空間。第二,是他的家庭和在這個家庭中發生的故事,留下的記憶世界。第三,也是常常為人所忽略的,就是這個家裏的物質文化遺存,從家具到圖書、文獻資料所組成的文化寶庫。它記錄了一個家庭,同時也是中國文學半個世紀以上的風雨滄桑,堪稱一座豐富的博物館。僅以紙質品而言,除了已經捐贈給各大圖書館的四萬多冊圖書外,如今留在巴金故居的藏書仍有四萬冊,還有眾多手稿、書信、各種文獻等珍貴文獻。從共和國的歷史,到作家間的交往,及日常生活的記錄,內容全面覆蓋,這是一個人一個家庭和一段歷史的立體展陳。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巴金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