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的挑戰--馬來西亞大選觀察 (馮嘉誠)

五月九日,馬來西亞舉行全國選舉,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及五百零五個地方議會議席(十二州)同時洗牌。在前首相馬哈蒂爾領導下,希望聯盟(希盟)成功在國會奪得一百一十三個議席,再加上選舉盟友沙巴民族復興黨(民興黨)八席及吉隆坡峇都一名獨立議員,以一百二十二個議席的多數地位組成聯合政府,擊敗執政聯盟國民陣線(國陣),實現建國六十一年以來第一次政權更迭。希盟同時攻佔七個州政地位,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大的突破。
馬來西亞一直被視為競爭威權主 義體制(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的範例,政府雖然依照憲法指示定期舉行全國選舉,讓合資格選民能夠享有投票權利,但行政機關經常藉着不同手段確保選舉結果偏袒己方,例如重劃選區,不但導致選區劃分不均,同時促成多個單一族群的選區,有利國陣成員吸納種族票。希盟一夜掌權,而且權力交接過程相當和平順利,《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Victor Mallet把這次選舉結果視為「亞洲民主的勝利」,為近年自由主義價值倒退的南亞及東南亞帶來曙光。
不過,揭開順利執政的面紗後,希盟的前路不比掌權前易走。

政黨之間如何協調?
馬哈蒂爾在選舉期間擔任希盟領袖,使希盟有力爭取鄉郊馬來人的選票,成功擴大票源。然而,希盟的核心政黨—民主行動黨(華人為主)、人民公正黨(多元)、國家誠信黨(穆斯林)、土著團結黨(馬來人及土著為主)—各自代表不同族群利益,政黨之間如何協調,將成一大挑戰。根據民調機構默迪卡研究中心(Merdeka Centre)選前民調報告顯示,馬來裔選民在多項選擇之中,特別留意政黨能否保障馬來裔的族群及宗教利益,關注程度甚至超越政府改善經濟環境的能力。以往巫統(國陣內部最大政黨)為了鞏固票源,過往經常煽動種族情緒,又提供多項福利補貼,導致馬來人擔心族群利益會隨着國陣倒台而遭剝奪。即使希盟強調種族共融,但馬來人畢竟是大馬最大族群,又是土團黨、誠信黨和公正黨的最大票源,希盟如何平衡這些黨派和盟友利益,將是一大挑戰。
事實上,希盟內部分歧在選舉期間已經暴露出來,至今仍然無法修補。如何有效控制黨派之間的權力平衡,將成為希盟另一挑戰。有別於與國陣執政時代巫統一黨獨大的狀況,希盟在選舉後出現「兩大兩小」的狀況:公正黨和行動黨分別獲得四十八和四十二席,土團黨和誠信黨則奪得十二席和八席。根據馬哈蒂爾最初的說法,新政府將會組織涵蓋重要部門的「小內閣」,內閣名單將由希盟黨主席理事會會議協商決定。不過,馬哈蒂爾在五月十二日公布三名內閣部長人選後,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公開批評有關決定未與該黨討論,人選不能視為最終定案。爭議雖由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父女和馬哈蒂爾擺平,但希盟才執政兩日,內部矛盾如此發酵,讓人質疑協調機制成效。
長遠而言,希盟如何確保高層決定能夠符合「公平」和「平等」原則,對維持聯合政府的穩定非常關鍵。畢竟,任何一個政黨退出希盟,或者因為黨內分裂出走,都很可能使希盟變成跛腳鴨的少數派政府。跛腳鴨的危機不只出現於聯邦政府層面,由希盟執政的沙巴、吉打、霹靂、馬六甲州政府,所得議席也只是僅僅越過執政門檻,符合組成聯合政府的資格。二○一五年,伊斯蘭黨退出民聯(希盟前身)後,他們共同管治的雪蘭莪州政府也險些分裂,差點讓民聯丟失當地政權。

巫統依然是國會最大單一政黨
大馬政治板塊經歷這次大選後,其他黨派的勢力亦出現明顯變動。儘管國陣在國會選舉只奪得七十九席並喪失執政權,但其中巫統手上握有五十四個議席,依然是國會最大單一政黨。國陣的議席亦足夠否決希盟修改憲法,若果希盟要兌現修改選舉制度的承諾,有機會遇到國陣阻撓。國陣在上議院尚有五十四個議席,如有必要亦同樣能夠施展「拉布」戰術,拖延法案通過時間。國陣面臨重挫之後,納吉布宣布辭去國陣及巫統主席職務,巫青黨領袖凱里(Khairy Jamaluddin)近日大力鼓吹黨內進行制度改革,並招攬不同族群及宗教背景的馬來西亞人入黨。無論如何,國陣在馬來人社群中仍有一定市場,凱里及其他青年軍能否成功革新政黨,成為另一有力的反對派,相當值得關注。
伊斯蘭黨雖然在國會失去三個議席,但它在東海岸的勢力似乎不減反升:吉蘭丹的議席沒有變化,但吉打和登嘉樓的議席票數卻分別增加了兩席和四席。在地方選舉中,伊黨也成功奪取登嘉樓州政權,使伊黨同時接管兩個州政府。伊黨在選舉報捷,證明二○一五年進步派退黨絲毫沒有動搖它在東海岸的實力。伊黨近年積極推動保守的伊斯蘭議程,同時積極在吉蘭丹為伊斯蘭刑事法磨拳擦掌,東海岸的意識形態未來可能會跟馬來西亞其他州份愈走愈遠。
希盟在競選期間已經向外承諾「百日新政」,當中包括廢除商品及服務稅、提高補貼、調查貪腐醜聞、討論涉及東馬自治權利的《馬來西亞協議》、檢討及審查所有與外國簽署合約的大型工程等。儘管這一連串承諾撼動了選民的心聲,但部分經濟政策建議擁有濃烈的民粹主義色彩,短時間內將對馬來西亞的經濟及債務造成負擔。馬哈蒂爾找來政商界名人合組「資政理事會」輔助閣員施政,結果能否穩定國際社會對大馬的信心,將是決定希盟政府民望的一大關鍵。馬哈蒂爾強調自己不求向前首相納吉布尋仇,只為恢復法治,用法律途徑處理「一馬基金」案件。這些承諾,到底是空洞的選舉語言,還是言出必行的諾言,我們不妨繼續留心。
(作者為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院博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