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不凡 (林青霞)

  去年十一月,在台北誠品書店《雲去雲來》新書發布會的後台,發現化妝桌上有兩個大麵包,那麵包圓圓大大膨膨的。「哇!看起來就知道很好吃!」餓了許多天的我眼睛發亮的驚呼。周圍幾個台灣人異囗同聲的說:「這是吳寶春麵包,他在巴黎得到世界麵包賽冠軍。」我掰開來,一股新鮮麵包的香氣撲鼻而來,裏面布滿了龍眼乾與核桃,見到最愛吃的龍眼乾,我剝一小塊往嘴裏,便不由自主的一口接一口的吃將起來,好友Amy見我沒有停下的意思,馬上請人把麵包收起來,她怕我之前為了上台辛苦瘦身,到最後一秒卻前功盡棄。

  回港時帶了十個大麵包分送給朋友,自己每天早起、睡前和下午茶都吃幾塊。記得女兒小時候最愛聽我講兒童故事《一片披薩一塊錢》:「有錢的朱富比,愛好吃蛋糕。他的車上有部偵測器,十里內有好蛋糕,他都聞得到。他請司機買兩塊好吃的蛋糕,司機拿起蛋糕,整塊塞進口,口水還沒流,已經吞到胃裏。朱富比搖搖頭,他說:『這麼好的蛋糕,這樣吃法太不禮貌。應該先用眼睛欣賞它的外形。然後用鼻子細細把香味聞聞。再用叉子溫柔的切下一塊,感受它的彈性。最後才送入口中,用牙齒、舌頭來品味它的生命……』」我就是這樣對待吳寶春麵包。烤過的麵包更是外脆內Q,龍眼配核桃加上吳寶春的老麵粉,口感特別好。眼看麵包快要吃完了,竟然惆悵起來,彷彿上了癮。從來不愛麻煩人的我,居然為了麵包去麻煩時報出版社總經理,人家大忙人還幫我寄了三箱二十幾個麵包到港,心想,哪天見到吳寶春,一定要開他玩笑:「你麵包裏是不是放了鴉片?」

  二月三號到台灣,特別請朋友接機時帶兩個吳寶春麵包,我坐進車裏就像捧西瓜似的捧着大麵包,從桃園一路吃到台北。朋友見我這麼愛吃,撥了個電話給吳寶春,原來他們是認識的,我接過電話跟他談了許多有關麵包的故事,沒想到第二天他竟親自帶了三個大紙箱,裏面裝滿桂圓核桃包、巨形的葡萄蛋糕和凰梨酥來跟我午餐。

  吳寶春個子不高、瘦瘦小小,一身輕便裝,帶着幾分靦腆,四十多歲的人看起來三十出頭。席間他說識字不多,是在服兵役期間朋友教他的,這倒令我訝異。最讓我動容的是他說:「我十七歲時站在中正紀念堂,遙望着總統府。當時想着裏面住着誰啊,裏面長什麼樣子呢?而且又這麼多憲兵在看守,好威風哦。好想進去看看喔。但是,那地方不是我們這種人可以進去的,永遠不可能。吳寶春你別妄想了。」之後他又說:「多年後我從總統府三樓望向中正紀念堂,當下心情五味雜陳,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居然做到了,好像在做夢一樣。我看見十七歲的吳寶春。」我問他為什麼到總統府,原來他得了世界麵包大師賽的冠軍,馬英九總統召見他。

  臨別上車前,一路走他一路說:「所以有今天全是因為對媽媽的愛。」我好奇的問媽媽給了他什麼樣的愛?他簡單的說:「不怨天尤人,不放棄我們。」前一晚才聽另一位成功的企業家說了一模一樣的話,他們都是在窮苦的鄉下長大,母親都不識字,給兒子的愛就憑那十個字,聽起來簡單,卻是用一輩子的時間,無怨無尤的付出。

  回家翻看他送我的《柔軟成就不凡》,對他有更深的了解。他母親為了養育一家人,雖然個子瘦小,卻在鳳梨田裏辛苦工作,還要到餐廳兼差。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想讓她過上好日子,吳寶春十七歲就到台北做學徒,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夜晚累倒在地下室的麵包推車上而無人知。因為喜歡看愛國電影(包括我的《八百壯士》、《旗正飄飄》)崇拜英雄,執意要當兵,卻因體重太輕不夠格,灌下兩瓶礦泉水才勉強過關。

  吳寶春一路走來,一步一腳印,從台灣衝出亞洲再到歐洲,一次次的比賽中,深刻的體會到「只要肯努力,沒有事情做不到」。

  我跟他說:「我最愛吃桂圓乾,可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桂圓乾,潤潤的,一點都不乾。」

  「我挑選來自台南縣東山鄉的古法烟燻龍眼乾,由老農睡在土窯邊嚴控窯火,六天五夜不熄火以手工不斷翻焙,每九斤龍眼才能製成一斤,所以很Q甜,是以木材燻烤的獨特香氣的正港台灣龍眼乾。」

  「你的麵包太好吃了!」

  「當你把愛、懷念揉進麵團,發酵完再烤後,別人是能夠品嘗出愛的味道的。這是我懷念媽媽,用媽媽的愛做成的麵包。」

 

(作者是著名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