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與野兔 (潘耀明)

香港近年社會陷於撕裂,年輕人普遍存在逆反心態,彰彰在目,如掀起曠日持久的佔中運動。更有甚之,本土派應運崛起,甚至部分年輕人喊出「香港獨立」的口號,嘲弄國歌等行徑……香港社會予人一種從未有過的混亂失序的狀態。
官方按照慣例,把香港以上的現象歸納為外國勢力的滲透。
究深一層,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和表面化。我們回顧一下香港歷史,從港英政府統治到回歸前,香港社會秩序基本正常,沒有人提倡「香港獨立」,更沒有「本土派」。
恰恰相反,「香港獨立」的口號是香港回歸後才出現的。
英國殖民地政府統治香港一百五十年期間,中史科一直是中小學舉足輕重的文科主流。二○○○年特區政府教育統籌局把原為中學必修的中國歷史,改為「非必修科」。根據資料顯示,中史科在一九九九年中學會考,有逾三萬日校考生,即三分之一學生報考。而在二○一四年的中學文憑試,報考中史的人數只佔總考生人數的十分之一①。換言之,今天不少中學生不知中國歷史為何物,對中華五千年燦爛文化更諱莫如深。
歷史是一個民族的記錄,在歐美國家、在日本以及世界很多國家,國民歷史都是必修課。然而,在特區政府下成長的這一代年輕人,對中國歷史、文化大都懵然不知,特區政府還硬要他們認同中華民族、認同祖國,可謂從何說起?!
回歸以後,香港物價騰飛,特別是樓價一飛沖天,不要說應屆大學畢業生的薪酬追不上物價,年輕人打一世工都難以置業,就算租樓住也捉襟見肘。對眼下年輕人而言,正是前途茫茫,彷徨失據。試問回歸二十年來,特區政府有為年輕人的出路認真設想過嗎?有為年輕人包括香港市民真正解決住屋問題嗎?!
以上兩大問題,如影隨形,一直困擾年輕人。我們的特區政府官員對此表現顢頇無能、束手無策,坐視地產商牟取暴利、讓樓價飆升,坐擁巨大的庫房收入而沒有作為。我們且冷靜檢視一下,期間出台的有哪些措施是可以真正紓解民生、協助年輕人解困!答案是「無」。
當香港的年輕人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一無所知,面對陷自己不義的政府,他們還能做些什麼?!正如莎士比亞指出:「理智可以制定法律來約束感情,可是熱情激動起來,就會把冷酷的法令蔑棄不顧,年輕人是一頭不受拘束的野兔,會跳過老年人所設立的理智的藩籬。」②
誠然,目前香港年輕人的抗爭情緒,如果不因勢利導,其後果堪虞!
要知道,今天香港年輕人的問題是事出有因、是深層的問題,不能以泛政治化一言以蔽之。相反地,應當正視問題的癥結,從根本去解決,否則只是一味貼標籤,捨本逐末,只有激化矛盾。當年輕人都被迫變成了「野兔」,其局面將是一發不可收拾的!

注:

①《獨立媒體》:《當初是誰幹的好事?》,二○一五年三月十五日
②莎士比亞:《威尼斯商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