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的「超生」風波 (胡化)

  在世界各國,生孩子都是個人私事。唯有在中國大陸,張藝謀和陳婷生孩子成了公眾熱議的焦點。

  張藝謀是中國大陸最有名的電影導演,有過幾次婚史。現任妻子是演員陳婷,現年三十二歲,他們於二○○一、二○○四、二○○六年共生了二子一女。按照中國大陸的計劃生育法規,未經計劃生育部門批准生兒育女,數量又超過了規定的一胎,應當交納巨額社會撫養費,其數額有人估算達數百到數千萬,甚至過億。張藝謀和陳婷在北京生活,他們的戶口分別在南寧和無錫。「超生」的事本來無人過問,但張藝謀的知名度太高,在網上惹來熱議,此後無錫市濱湖區人口計生局被批評不作為,只好出面查實其生育狀況。張藝謀通過工作室表態,願意受罰。有網民知道張藝謀在一九九九年曾獲得美國綠卡,諷刺張當年如果沒有退掉綠卡,現在就不會受罰。張藝謀的「藝謀工作室」在微博回應說,他是一個中國人,願意讓自己的孩子也是中國人,而且無怨無悔。這樣表態,並未平息一方的怒氣,同時卻遭到另一方的冷嘲熱諷。有段子說:「小S(台灣藝人徐熙娣)生了三個娃,神氣活現逢人誇。藝謀有了三個娃,躲躲藏藏怕被抓。一不小心曝了光,垂頭喪氣要認罰。海峽兩岸差別大,不知哪邊更奇葩?台灣多生要獎勵,大陸多生要被罰。嘿嘿呵呵哈哈哈,究竟哪邊是傻瓜?」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則為張藝謀鳴不平:「面對計劃生育這邪惡、血腥國策,許多人三緘其口裝啞巴,面對各級官員實行的千萬強制墮胎,我們漠然置之,熟視無睹;但看到張藝謀養育幾個孩子,人們憤怒了,紛紛口誅筆伐,秀義憤,講平等。此刻張藝謀正在被侮辱、被損害,就像當年的劉曉慶。真正有權勢的作惡(遍地強拆、亂抓人)我們敢放屁?」

  中國大陸的一胎化政策,已經引發日益強烈的社會不滿。尤其是以社會撫養費的名義進行高額罰款,造成了許多人為的苦難,罰款的去向卻完全不透明。五十二歲的農民王秀青,「超生」的女兒十六七歲了,上不了戶口,進不了高中,要交罰款六萬元。他在北京街頭洗車,一次只掙幾元錢,為了賺錢,捨不得租房,已經在黑洞洞的供熱管道井下住了十年,最近被新聞曝光,震驚社會。

  面對輿論壓力,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宣布開放「單獨二胎」,對人口政策開了一個小口子。張藝謀的行為表明,他內心並不接受一胎化,可惜他從一九九八年一月到二○一三年二月,連任了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擁有平民百姓不具有的議政話語權,卻從來沒有對現行人口政策提出任何批評,也沒有參與過其他委員發起的要求開放生育的任何提案。

  這才是最大的遺憾!

共識網靈魂人物王科力逝世

  王科力,剛剛才滿三十歲,卻於二○一三年十二月一日因肝癌去世。許多人真誠悼念他,到八寶山參加遺體告別式的各界人士排成了長隊,趕到遠郊參加追思會的也不乏比他年長的專家學者。一周之內,已經有三十多篇悼念文章,還有大量紀念他的詩詞、留言、微博、微信,當中有他的同事朋友,也有跟他素未謀面的人。

  王科力是當代中國的草根知識分子,一個「北漂」。他出身於河南民權縣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考取合肥工業大學後,因為申請不到助學貸款,無力維持學業,只好輟學。兩年後重新考上中國政法大學,才得到貸款。畢業後,參加過非政府組織的維權活動,曾被警方召去「喝茶」。四年前,他應聘參與共識網的創辦,先後擔任編輯部主任和內容總監,是這家網站的靈魂人物。由於他和同事的努力,這家嚴肅的思想網站成長迅速,目前已在全球漢語讀者中產生巨大影響,成為許多學界、商界、政界人士了解中國政治、思想、文化動向的首選媒體。在中國大陸言論被管控的環境下,共識網盡可能包容各種不同的聲音,讓各種獨立的思想有了一個交流匯聚的平台,給國人關懷公共事務提供了一個表達和參與的通道。

  王科力視野開闊,思想敏銳,卻低調做事,默默無聞地為人搭橋鋪路,以自己的全部心血,為成千上萬的思想追求者營造了一個溫暖的精神家園。他的過早離去,更讓人們意識到這片精神家園的寶貴,意識到中國擁有這樣的青年是多麼的難得!

浦志強獲英雄盛典大獎

  二○一三年底,網易把二○一三年的年度英雄盛典大獎頒給律師浦志強。勞動教養在中國已經施行了半個多世紀,公安機關不經法院審理就可以剝奪公民數年人身自由,是中國大陸特有惡政。直到最近,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終於宣布廢除勞教。浦志強說:「這是很多人努力的結果,我們只不過是臨門一腳,幫助大家把這個兇殘隨意的勞教問題展現出來,形成一種新的民意,在這點上,朝野形成了共識。勞動教養被廢除後,那些被勞教的人還頂着污點,只有像任建宇他們被撤銷了勞教決定的人,污點才沒有了,這方面國家做得不徹底。」

  浦志強是江平、張思之的門生。他原來就讀於南開大學歷史系,後考取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攻讀中國古代法制史,原來的志向是當學者。因為參與八九年的學潮,畢業後不能分配工作,一度到大鍾寺批發市場打工賣菜,後來成為律師,現為華一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十幾年來,他代理過很多具有重大社會影響的維權案件,警方經常請他「喝茶」。兩年前,他發現薄熙來治下的重慶,勞動教養已經成為官方剝奪公民言論自由、營造恐怖氣氛、威脅社會穩定的主要因素,於是免費為村官任建宇等六單重慶勞教案擔任代理,起訴重慶市勞教委,使當事人獲得昭雪,聲張了正義,用個案推動了社會和法制的進步。

  (作者是內地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