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二五」看十八大 (曹景行)

  三月上旬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在記者會上說,他沒有看到最近國內有什麼緊張,又表示「不希望任何人無事找事,無事生事」。這話沒大錯,春節前後筆者去了一些地方,也沒有看到有什麼緊張,同時卻感到當局還是很有點緊張。

中國社會矛盾開始緩解?

  尤其是年初開始北非多國鬧起「茉莉花革命」,近期又有人跑到海外網上,呼籲大陸民眾也定期上街抗議,還標明了集會時間地點(如北京是到商業鬧市王府井),就叫各地警方和安全部門緊張起來。加上「兩會」在北京舉行,整個體制都動作起來,生怕有人「無事找事,無事生事」。

  北京當局的做法未必都是空穴來風,正如美國大使洪博培不會無緣無故到王府井逛街吃麥當勞。但實際上,那天王府井現場除了警方和安保人員,主要就是境外記者加上看熱鬧的,見不到幾個響應網上號召來「革命」的,有人形容這一事件「如同行為藝術」。

  之所以如此,除了當局強大的控制能力,還因為中國的社會矛盾並沒有嚴重到馬上就要出大事的地步。與前一時期相比,社會中的許多不滿情緒反倒開始有緩解迹象。如:一、「勞工荒」突然到來,讓成億農民工有望提高工資、改善待遇和地位;二、當屆大學畢業生就業前景轉佳;三、《拆遷條例》修改後,各地一度頻頻發生的暴力拆遷、暴力徵地事件明顯減少;四、當局對三千六百萬套保障房的承諾(甚至以「軍令狀」方式迫使地方政府聽命),以及「限購」等調控住宅價格強硬措施出台,而且不斷加碼,顯示了當局平抑房價的決心;五、當局把控制通貨膨脹作為當前第一要務,同時又以增加補貼和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減輕貧困階層的生活壓力等等。財力充足的地方更有一些特別的動作。例如南京市為了緩解幼兒學期教育資源嚴重不足的矛盾,將率先用「教育劵」對每個幼兒補貼人民幣二千元,而且包括外來打工人員的孩子。而重慶為下層民眾提供保障房手筆之大,同樣前所未見。

環球經濟促使中國經濟結構轉變

  這些事情,或許是中央和各地的當政者為了穩定眼下局面不得不做的,但同時也帶有執政思路的重大變化,集中體現在北京「兩會」通過的《十二五規劃》當中。在今年的兩會文件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取代「GDP崇拜」,成為對各地、各級政府的第一要求;聽起來有點虛無縹緲的「幸福指數」,成為衡量「科學發展」的最新指標。

  突出改善民生並不意味着減緩中國經濟的發展;比《十一五規劃》少了一個百分點的百分之七年均GDP增長率,只是意味着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一種緩衝。實際上,無論是中國內部矛盾的積累(主要是權力壟斷造成收入分配嚴重不公平),還是這次金融危機帶來全球經濟貿易環境的巨變,都迫使北京當局不得不加快中國經濟結構的轉變。

  按照當局的思路,改善民生不僅可以緩解社會矛盾,而且會形成經濟轉型極為需要的新購買力;如果未來一年取得實際成效,更可以為明年十一月前後的中共十八大高層「大換班」,造就一種比較寬鬆的氣氛。至於過去一年間總理溫家寶多次提及的政治體制改革,無論在這次的《政府工作報告》還是《十二五規劃》裏,都沒有作為一個中心話題來論述。

老一代共產黨人的還債情結

  確實,一個講了許多年的「政治體制改革」框架,已經無法把極為複雜的社會現實都裝進去了。而《十二五規劃》中強調「必須最廣泛地動員和組織人民依法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強調要「依法行政」,強調要「建立健全決策、執行、監督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運行機制,確保權力正確行使」,強調「必須從制度上改變權力過份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約的狀況」,強調「必須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和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正是中國發展所需,也是最大多數民眾所欲。

  問題是作為執政黨的中共,尤其是它的最高領導層,有沒有意願、決心和能力,切實有效地全面推行。這對明年就要產生的中共十八大新班子,是一項最為嚴峻的政治考核。究竟是繼續維持現狀,維持現有體制結構,維護過去三十年間形成的既得利益,抱殘守缺,還是以超越前人的大視野、大胸懷、大氣魄、大智慧,全面建設中國的未來?

  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最近對媒體說,他父親胡耀邦、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以及仍然健在的萬里等老一代共產黨人,對人民群眾普遍有一個還債情結,希望能夠兌現中共執政前對人民的承諾。「這種情結說到底,關係到共產黨人的良心問題,關係到執政者的理想問題,關係到共產黨不應有特殊利益而只能有人民利益的問題。」

  可惜的是,這樣的老人相繼凋零,而中共十八大將產生的新班子會否擁有這樣的心願?《十二五規劃》表示「堅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為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是否意味着中共開始向人民「還債」?應該是時候了,不能再拖下去了,老百姓等得夠久了。

  過去十多年,無論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二〇〇一年的「九一一事件」,還是二〇〇八年開始的全球金融危機,都沒有拖垮中國,反而成為中國跨越式成長的機會。就經濟而言,中國已經具備上世紀美國成為世界強國那樣的勢頭,除了大規模戰爭,大概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中國的發展。但中國人會不會再把自己的事情搞砸了呢?春節前後筆者同各地不少朋友談起國是和未來,都頗感迷茫而心裏沒底,卻又保持謹慎的樂觀。也許,大家都不願意接受悲觀的明天。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三月七日,中國外交部長楊潔虒在人民堂三樓大廳舉行中外記者會時,表示「不希望任何人無事找事,無事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