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問世間情是何物」說到《人間有知音》(金耀基)

  一
八百年前,宋金時代,有「北方文雄」之稱的文學家元好問(號遺山),於詩、詞、文、曲諸體皆工,元好問著作甚富,〈雁邱詞〉是其名作之一,他作〈雁邱詞〉有一前語:

太和五年乙丑歲,赴試并州,適逢捕雁者云:「今旦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予因買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邱。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邱詞〉。

〈雁邱詞〉闕首便是一問: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元好問,姓元,名好問,〈雁邱詞〉開首這一問,問得好,是一「大哉問」。人世間的情到底是什麼呢?竟然會因情而可以生死相許?這是以死殉情呀!誠然,中國的梁山伯、祝英台;西方的羅密歐、茱麗葉是為愛情而生死相許的最美詮釋。
元好問此一問,不是科學之問,是文學之問。如果是科學之問,情(不論是濃情、激情、還是癡情)大概是荷爾蒙的一種化學作用,聽來是很不浪漫的。元好問此一「大哉問」是文學之問,才引出千年的文學猜想與想像。

  二
情是人世間不可沒有的東西;情是人世間的「存在狀態」,可以說,情是人間的定義。如人間沒有了情,或情被徹底稀薄了,甚至被減滅了,那麼,人間就必會變得一片荒蕪,人間也已不再是人間了。

  三
情有多種,人間是由多種多樣的情所撐起來的。愛情之外,有親情,有友情,有師生情,家國情,異國情,乃至人與動物之情,人與山川天地之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