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洋的過失」談起 (陳彥)

  La Faute-sur-Mer是法國西部臨近大西洋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這個地名可音意參半譯為濱海拉福特,但字面的意思則是「海洋的過失」。正常情況下,沒有人會留意這小鎮的怪異名字。也許是天意,二○一○年二月颶風辛加(Xynthia)襲擊歐洲,尤其從西班牙到比利時的整個西部海岸,大海的確在這個名為「海洋的過失」的地方犯下了重大命案。二十六日,辛加從西班牙登陸,短短四天橫掃整個西部歐洲,造成重大生命與物質損失。在所有被辛加肆虐的國家中,法國是重災區,共有近五十人死亡。而在法國這個僅有七百常住人口的小地方,就被颶風捲走了二十九條人命。今年九月至十月,辛加颶風訴訟案在當地開庭。被告當然不是颶風也不是海洋,但是人與海洋、颶風的關係,人應該如何應對海洋、颶風及其演變,卻是此案對法國甚至全球提出的兩個帶有普遍意義的問題。在持續五周的訴訟抗辯過程中,無論是該案的緣由、特性、原告與被告的辯詞,還是案件各環節中國家、地方政府以及個人的罪責等等層面,都使得此案有理由成為本世紀具有特別意義的經典案例。

  事件緣起的最首要原因是當地政府,尤為市長馬拉提(René Marratier)不負責任濫發建房執照,使相當多的住房修建於濱海風險區域。整個訴訟案中,市長被指控明知有風險,仍然批准建房,不顧生命安全,片面追求發展。此案所提出的帶有普遍意義的問題有兩個:一是天災與人禍的關係。人類如何應對自然災害?毫無疑問,颶風是肇事禍首,颶風借助漲潮的海洋,掀起巨浪吞噬房屋、人畜。但是,颶風之所以能夠在此地造成重大傷亡,原因是此鎮市長為了當地經濟發展,向要求在濱海地帶的建房者發放了准建證。這是為什麼市長成為此案主要被告。這也就牽涉第二個層面的問題:發展與環境的關係,或者說發展與可持續發展的關係。不重視生態環境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發展,不能應對自然災害的發展也是不可持續的發展。從天災導致人禍的角度,市長是有罪的,他明知部分海濱地段不宜於建房,但仍然發放了准建證;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市長是有錯的,因為他追求的發展是不能應對自然災害的發展。目前此案還沒有結案,但檢察長要求判處市長四年徒刑和三萬歐元罰金。

  不過辯方律師則認為這一量刑過重,超出了被告應負的責任。辯方律師的依據是﹕一、在整個訴訟過程中,市長被指控追求發展,追求盈利,但沒有人指控他貪腐枉法、中飽私囊。即是說,市長確實不是為了私利而發放准建證。二、此鎮名為「海洋的過失」也並非沒有原因,該地處於大西洋與萊河(Le Lay)之間,風景宜人但部分地段地質鬆軟不適於建房是公開的秘密。要求在此建房者當然是鍾情於此地濱海臨河的旖旎風光,但他們卻決不是對此地的安全係數全不知情。換句話說,即使該鎮市長應該為人命案負主要責任,受害者個人及其家人也不能說毫無責任。

  究竟最後法官如何判刑,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是律師在這裏提出的人與自然的關係也發人深省。人與自然的關係,發展與環境的關係,其實並非一種簡單的和諧相安的關係,兩者之間存在着矛盾和衝突,存在着悖論與緊張,有時甚至會以異常激烈的形式表現出來。火山會給人類帶來巨大災難,但火山也給人類提供美麗的景色與肥沃的土壤;人類世代與海洋為伍,依賴海洋、嚮往海洋,但海洋也可能成為埋葬生靈之地。實際上,人類既然與環境同行,也就會與自然災害相伴。自然災害實乃人類生存環境中的一個基本要素,關鍵是如何應對,如何防範。不過,此次「海洋的過失」的案例所提出的問題更進了一步,不僅僅局限於人與自然災害簡單循環爭鬥的歷史重複。

氣候暖化的警鐘

  在為市長的辯詞中,被告律師赫農(Hénon)說了一句令人警醒的話:本案「絕大多數受害者都承認他們知道此地有被海水淹沒的風險。但是,沒有人會預見到如辛加颶風這樣巨大的災難。受害者沒有預見到,市長也同樣不可能預見到。」赫農認為,市長馬拉提在此次災難中負有責任,但將責任全部歸罪於他是完全不公平的。在此次事件發生之時,法國沒有任何海濱城鎮擁有防範此類颶風的設施。赫農的這一陳述指出的正是這一案例的普遍意義及其超前性:從現在起,人類需要應對不僅僅是一般的自然災害,更重要的是像辛加這樣具有巨大衝擊力的颶風,對付這樣衝擊力強大的自然災害,人類並沒有做好防範準備。根據法國有關氣候專家的觀察,辛加在歐洲並非獨一無二,一九九九年和二○○九年,歐洲曾經歷過威力更大的颶風。但是,颶風所造成損失的嚴重性同近年成為全球話題的氣候變暖有關。由於氣候變暖、海平面升高,颶風、海嘯及各種惡劣天氣頻率增加,變得難以防範,尤其是氣溫升高後自然災難的發生地發生了變化,但人類卻遠遠沒有充分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近年來自然災變實例很多,二○○八年中國南方的雪災、二○一三年菲律賓超級颶風海燕均同全球氣候變暖有關係。剛剛發布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綜合報告再次確認世界各地氣候都在變暖。同時,報告更加肯定地指出人為因素是氣候變暖的主要原因。聯合國科學家再次呼籲人類必須聯合起來,共同應對氣候變暖,通過大規模減排,轉向清潔能源,發起生態革命,走向低碳甚至零排碳社會,挽救地球家園。

  「海洋的過失」這一案例不僅觸及氣候變暖這一關乎全球利益的主題,也敲響了人類已急須迎戰氣候變暖所造成的後果的警鐘。應對氣候變暖已不再是不可觸及的未來,由此帶來的災難已經臨門。為了子孫後代也為了當下生存,人類不僅需要做好物質的應對準備,高築壩、廣積糧,加強風險防範,也要從社會治理、社會組織、社會制度等方面提出新的思維,反思人類發展模式、反思人類與自然的新關係。

  (作者是旅法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