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獎金瓜分」到 「雞皮疙瘩」(金聖華)

香港人喜歡買六合彩,尤其是有「金多寶」的時候。兩年前,六合彩四十周年,「金多寶」高達一億元,投注站人頭湧湧,投注額打破記錄。開彩後頭獎共有五注中,第二天坊間三份免費報紙紛紛以醒目版面刊載消息:「1.3億六合彩,五注瓜分」(《頭條日報》,二○一六年三月二日);「橫財夢揭盅,五注瓜分$1.3億」(《晴報》,二○一六年三月二日);「一億六合彩,五幸運兒瓜分」(《am730》,二○一六年三月二日)。三份報紙,無一倖免,全部用了「瓜分」兩字來形容得獎者均分獎金的情況。「瓜分」原意不錯為「分割土地或其他財物」,但是歷來使用時,大多帶有貶義,例如黑幫頭子打劫得手,與手下瓜分贓物;「天下將因秦之怒,乘趙之敝而瓜分之」(《戰國策.趙策》),這一次,有人好端端用真金白銀買了彩票,中了頭獎,這是幸運之神的眷顧,五人平分獎金,理所當然,說什麼「瓜分」?坊間不是動不動就愛用「分享」的嗎?這次明明碰到可以說「分享」的美事,怎麼倒反而用了「瓜分」呢?原來,「瓜分」已經氾濫成災,亞視免費牌照到期,頻譜重新分配,報紙說「瓜分亞視頻譜」;亞洲萬里通擴大宣傳,推出里數,籲請客戶「立即瓜分」。這「瓜分」和「分享」按照目前流行的蹊蹺用法,似乎凡是拿出去的,不論好壞美醜,都是與人「分享」;凡是拿進來的,不論正當與否,都是大家「瓜分」!中文裏多姿多采的其他說法,早已蕩然無存了,這「簡體文」橫行霸道的威力,實在不容小看!
說起來,這現象,大概是一般人使用中文時,褒貶不分,尊卑難辨的緣故。中文有中文的生態,除了余光中所說的「措辭簡潔,語法對稱,句式靈活,聲調鏗鏘」之外,言談之間,處世之道,最要緊的是要有分寸,待人敬,對己謙,因此用字用詞就大有講究。一般人都知道有「府上,寒舍;大作,拙文」之分,卻不知道有些詞彙是不能加諸自己身上的,如無綫電視選港姐,一眾候選人自稱為「我們這些佳麗」;公司搬地址,通知客戶時說自己有「喬遷之喜」等等,皆貽笑大方;至於某某學院招生,宣傳單上列出教師名單,眾人自詡為「國際知名學者或翻譯家」等,更不足為取,我們幾時看到余光中或白先勇這樣真正的文學巨匠,在公眾場所昂然自稱為「文學名家」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