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說中走入傳說──我認識的馬悅然教授(鍾宗憲)

即使有多次機會能夠因職務之便,親炙大師近左,對於「博我以文,約我以禮」的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教授,始終感覺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傳說中人物。
這樣的說法或許有語病。傳說中人物應該是遙不及的,哪裏會有和藹可親之感?其實,我很難分辨是怎樣的情緒投射,讓這種感覺油然而生,而且始終如一。
最初知道馬教授其人其事,是在碩士班求學的階段。當時我半工半讀,日間在學校,夜間在報社。巧的是幾乎同時,馬教授的大名不斷被授課老師和報社前輩提起。校內老師談的大多是馬教授學習中文的特殊經驗:馬教授師承瑞典漢學家高本漢,閱讀的第一本中文書籍是《左傳》;另外還稱讚馬教授譯介不少台灣作家的作品到歐洲去,誠然是台灣文壇之友。報社前輩則是關注諾貝爾文學獎的動向,而馬教授是評委會唯一精通中文的漢學家。
那時候,我已經接觸了幾位日、韓籍的漢學家,也採訪過歐陸一所大學的中文系主任,甚至在圖書館裏翻閱過高本漢教授注釋的《書經》。但是年輕的我不太相信《左傳》這本我們大二必修、頭痛不已的經典,竟然是一位外國人學習中文的教材,太不可思議。那是遙不及的諾貝爾文學獎,遙不及的瑞典,遙不及的馬悅然教授。傳說中人物應該就在傳說中。

第一次當面接觸馬悅然
之後的二十餘年間,馬教授自斯德哥爾摩大學榮退,偶爾在報刊上看到他的新聞和作品,偶爾聽說他來台灣擔任客座教授。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