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一長假看中美關係(曹景行)

十月一日是內地七天長假的第一天,鐵路客運量比去年又增加不少;長江三角洲地區各車站當天送客量首次總數超過三百萬,比去年這天多了近二十四萬。
每次中國放大假,網上都會出現大量照片和短片,說多處高速公路變成巨型停車場,又說好多景點人滿為患,遊客上不去也下不來。今年依然如此,只是路上車輛更多,各地遊客更多。假期頭四天上海主要景點就接待外來遊客近七百萬,比去年增加三成。官方初步數字,七天假期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七億二千六百萬人次,比去年增長百分之九點四三;實現國內旅遊收入五千九百九十億八千萬元,增長百分之九點零四。增長幅度雖跌到了百分之十內,增加數字仍然驚世。
這兩年中國旅遊業興旺,與一條條高鐵開通大有關係。像安徽黃山和浙江新安江、建德風景帶原先離上海起碼一天行程,後來有了高速公路縮短到四五個小時車程,近日高鐵即將開通,上海乘客兩個小時就能抵達,周末和假期必會大批湧到。香港高鐵剛啟用,效應相信也會逐漸顯現;一些香港朋友嫌票價貴,大陸遊客卻不那麼在乎,只抱怨行李規管太嚴。

國民仍未覺憂心
這個長假期間值得關注的大事,除了女星范冰冰被罰八億多且不用坐牢,更有中美關係一天比一天變壞。不過,看看過節放假的中國老百姓,看看旅途勞頓的億萬遊客,卻還感覺不到他們對未來有多少擔憂。我一直把高鐵、機場客流狀況和長短假期外出旅遊的人潮看做衡量中國經濟冷熱和社會穩定狀況的重要指標。老百姓只有大致解決基本生活需求還有餘錢,才會有能力和興致外出旅遊消費,尤其是出國旅遊。美國總統特朗普要同中國開打貿易戰,甚至打算對過去數十年的中美關係來個總清算。他多次發推文,對中國股市持續下跌幸災樂禍。其實,他更應該關注的是假期中享受生活的普通中國老百姓。至今為止,他們儘管越來越關心,實際上並沒有從中美貿易戰感受到多大壓力。
再過一年的十一長假,正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年;如果那時中國老百姓還能高高興興外出度假,甚至已不那麼在乎中美之間發生了什麼,那就意味着特朗普在這場世界級的較量中處於下風而無計可施。只是誰也不知道未來一年中美之間會不會發生更大衝突,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會不會發生其他驚天動地的大事。美國有人宣布中美之間已經進入一場前所未有的經濟冷戰,也有人預料中美關係會「倒退至尼克遜之前」,也就是冷戰時期。
美國副總統彭斯十月四日的那場演說,真的會像一九四六年邱吉爾的富爾頓演說那樣宣告新冷戰的開始?美國特朗普政府確實已擺出要同中國全面交手的姿態,而且口氣越來越狂妄。但究竟真的是不顧一切準備大幹一場,還只是虛張聲勢一石兩鳥,既為十一月中期選舉和兩年後大選連任燃起民粹野火,又想抬高價碼從中國方面迫出更多好處,現在仍難確定。或許要到中期選舉塵埃落定,才看得明白特朗普的莽牛腦袋接着會往哪處撞去。

老大擔心地位不保
特朗普和他的班子為煽動美國民眾對中國不滿,最有效就是把今天中國所有發展成就,一概說成是對美國使用不公平貿易手段和偷盜美國高科技所致,結果弄得美國衰敗下去、老百姓日子不好過,甚至會把世界第一強國地位丟失給中國。所以要對中國實行空前規模的貿易制裁,以至開打經濟冷戰。什麼叫經濟冷戰?如果真要全面切斷中美經貿關係,美國自己能受得了?特朗普也許想不了那麼多,他周邊的謀士本來就對中國懷有強烈敵意,正想藉機把中國樹為美國在二十一世紀的新潛在對手。但他們都忘了,或者刻意視而不見,即今天美中經濟利益早就緊密絞合。美國仍有實力維持超級大國地位,能夠渡過二○○八年的金融危機大震盪,老百姓能夠持續享受低物價低通脹的生活,政府和企業能夠得到足夠的低息資金,相當程度得益於美中經濟關係發展。按照市場經濟規矩,中國從中得到好處,也付出相應的代價。
過去三四十年中國老百姓辛辛苦苦製造出無窮無盡的優質消費品,低價賣給美國商家,得到只是並不多的回報;中國又用高價從美國購買高科技產品,多下的錢還捨不得花,又回借給美國一兩萬億美元。如此互惠互利的經貿關係,美國吃大虧嗎?自己不爭氣弄得問題叢生,反過頭來卻怪罪中國,像話嗎?特朗普如果鐵了心要同中國開打貿易戰或經濟冷戰,到頭來美國自己就可能先受不了。可以預料,今年年底美聯儲應會再次加息,國際油價因美國制裁伊朗應會持續處於高位,中美貿易戰可能推動美國物價上行─到時特朗普或會發現他已經給自己挖了個深坑,想爬也爬不出來呢。美國最擔心的,無非是中國發展太快,威脅自己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從副總統彭斯那篇講話來看,美國極右翼有意像當年「遏制」蘇聯那樣同中國全面作對,把中國永遠「遏制」在老二的地位,永遠不能取代美國成為老大。中國未必真想取代美國當老大,至少這幾十年內也做不到,但美國卻需要這樣一個實際上還不存在的對手。只是今非昔比,美國當年能拉結一大幫盟友來對付蘇聯,今天連對朝鮮、伊朗、敍利亞都猶豫不敢動手,實際原因是力不從心。早先的盟友也各有盤算,法國總統馬克龍更是公開表示與特朗普分道揚鑣。
在變化如此大的二十一世紀,中國也早就不是二三十年前的中國,美國真有足夠實力全面對抗中國?真下得了決心與中國長期為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十月八日匆匆到訪北京時就表示,美中在很多問題上有明顯分歧,但美國不反對中國發展,無意圍堵中國,也沒有全面遏制中國的政策。這是明智的,但是否能代表特朗普和白宮主流思考,誰也不好說。特朗普現在幾乎天天都要攻擊中國、刺激中國,步步相逼卻不知進退。北京保持克制卻強硬的守勢,你攻我必反擊,你加碼我也加碼,但不會主動攻擊。十一月底在阿根廷將舉行的二十國元首峰會,特朗普已表示會出席。那時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也將全面生效,他同習近平見面時如何互動,會不會舉行正式會談,正是世界觀察中美關係未來走向的重要窗口。

北京應感謝特朗普
不管怎樣,經過這一年同美國特朗普政府交手,北京得到了足夠的教訓。首先認識到,美國國內出現了對中國的普遍不滿、疑懼以至敵視心態,為中美建交四十年來首見。即使共和黨中期選舉受挫,即使特朗普兩年後無法連任,都未必能讓美國對華政策重回過去的軌道。另外,特朗普及白宮班底的狂妄、魯莽及言而無信,更讓北京已有了同美國長期、全面較量的思想準備,意識到中美關係未來之不可測。以中國目前已具備的實力來看,美國如果只是對中國開打貿易戰,中國手中還是有不少對壘的彈藥。你加我關稅,我也能以牙還牙;你對更多中國產品增加關稅,我可以少買甚至不買你的大豆、飛機、汽車及配件、天然氣和煤炭,老百姓少看美國大片、少去美國旅遊購物、少乘美國航班……
有中國分析人認為:「只要美國貿易逆差沒有明顯收窄,貿易戰都將是不可避免的長期擾動因素;尤其是中美衝突已經不僅僅局限於貿易領域,而是向着更加複雜的產業政策等領域延伸。應該說,對於貿易問題,中美也許終將達成一個協議;但對於產業政策,本質上是以國有經濟為執政基礎的中國經濟模式與現行國際經貿規則之間的衝突。這顯然不能一蹴而就,中美爭端將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持久戰和消耗戰。」因此,北京正加大力度擴大內銷市場,擴大美國以外的出口市場和進口來源,加強整頓自身金融市場,持續擴大基本建設,加大降息和人民幣貶值幅度,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升級,調整稅收結構─以彌補中美長期經貿衝突對中國經濟可能帶來的衝擊和損失,減少對美國市場的過分依賴,加強中國自身的經濟和金融安全,也就是戰略安全。
特朗普過去一年對中國翻臉成仇,讓中國朝野都突然醒悟,從一度飄飄然的「早晚老子第一」跌回到「再當幾十年老二」的無情現實中,發現中國必須加快加勁做那些本來就需要做、應該做的事。甚至在社會輿論中,左派少了點「厲害了我的國」一類自吹自擂,右派則多了點對美國民主和文明的失望,爭議似乎沒以前那麼熱鬧、那麼極端了。北京或許應該感謝特朗普才對。中國這四十年突然起飛,靠改革開放方向對頭,也靠國運。回想二○○一年九一一事件發生時,我在《鳳凰衛視》一次直播節目中預料中國又多了十年的發展機遇期。十七年過去了,中國高速發展的機遇期就此關閉,還是會渡過難關,打開更多發展窗口,關鍵就看當下。
至於未來,中國如果能夠一直保持鄧小平時代的方向,繼續「外無大戰,內無大亂」,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十三億中國人自謀生存和富裕的力量和智慧,世上無人可比、無人可擋。歡迎特朗普多來看看。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