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籍精英到中國精英  在政治與經濟之間的林毅夫 (楊力宇)

  一九七九年五月,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一位典型的台籍精英林正義突然從金門海岸投奔怒海,冒着生命危險,泅水往對岸前進,從此音訊全無,台灣國防部只好以「失蹤」結案。

  多年後,林正義以「林毅夫」之名在大陸出現。當日,他安全到達彼岸後不久,即赴美留學,並在芝加哥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之後回到北京大學任教,並創辦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擔任主任,一躍而為總理朱鎔基的重要智囊,積極參與中國的經建政策之制訂,並出任全國人大代表。二〇〇八年,林出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和高級副行長,負責研究發展經濟學,成為第一位來自中國,也是第一位來自發展中國家的首席經濟學家。

  年前筆者有機會與林毅夫在華府世銀總部暢談,希望增加對他的人生及政經主張之了解。

市場經濟非資本主義獨有

  林毅夫的專長是發展經濟學,除襄助朱鎔基外,亦曾擔任國務院有關經濟研究及經濟發展方面的重要職位。對於中國經濟,雖然頗多海內外人士認為今日中國只有社會主義之名,實際上實施資本主義,但林毅夫認為,中國仍是社會主義之邦。他認為:「市場經濟並非資本主義所獨有,計劃經濟也非社會主義之專利。」他舉資本主義國家印度為例,直至今日,印度的國家計劃委員會仍是印度經濟發展中的一個重要機構。林毅夫強調,經濟發展高於一切。他實是一位務實主義者,顯然認同鄧小平的「白貓黑貓論」及「不要問姓社姓資」之說。他認為,在經濟發展中,目標與手段應該分清:達到目標為第一要務,不必過份顧慮手段之選擇。

  曾說過中國經濟至少「再紅二十到三十年」,甚至在二〇二〇年中國就可能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林毅夫,肯定中國經濟成長中的「三頭馬車」:國內消費、國內投資、對外出口。他認為「家電下鄉」、強化基礎建設等政策必可刺激農村的發展及激化農村消費的潛力。他更進一步指出,中國經濟與已開發國家的差距未來必然縮小。當然,他不諱言中國經濟仍有很多問題,如貧富懸殊及城鄉差距等。

反對各國進行經濟對抗

  去年三月六日,林毅夫與佐利克(Robert Zoelick,曾任美國副國務卿,現任世界銀行總裁)在《華盛頓郵報》聯合撰文,認為中美應全面合作,並特別指出:「中美這兩個經濟發電廠必須合作,成為二十國集團(G20)的引擎;沒有G2( 中國與美國),G20也就沒有了。」對於中國與世界特別是美國的經濟整合,林毅夫向筆者指出,他反對各國進行經濟對抗,力主互利雙贏的經濟合作。他深信中國經濟繼續保持穩定成長,對世界經濟是有助益的。另一方面,他否認美國的經濟危機是中國造成的。面對金融海嘯,他認為中美應合作共渡難關,而不應相互指責。

  至於兩岸的經合關係,林毅夫肯定兩岸經濟合作架構之倡議,促進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是有助於雙方的經濟發展,因兩岸經濟頗多互補性。

  如何面對金融海嘯之後的世界經濟,林毅夫提出宏大的二兆美元全球復甦計劃,要求富國投資於窮國,帶動經濟復甦。具體計劃是由美國領導的發達國家,及以中國為主的外匯儲備大國共同籌資二兆美元,推動全球復甦計劃。顯然,他認為美國的金融危機帶來全球經濟衰退,必然會通過貿易、投資及國際商品經濟的「傳導機制」波及發展中國家。

迴避敏感的政治問題

  在我們的談話中,林毅夫始終迴避敏感的個人及政治問題。無論有關中國的崛起,或大陸知識分子最關切的中國民主化,他始終不願正面評論。其實,政治影響經濟,經濟影響政治,尤其是經濟政策之制定,不可能不考量政治因素。林毅夫專攻經濟,筆者研究兩岸政治情勢,我們的談話始終在政治與經濟之間拉鋸。我希望引導他暢談大陸今日的政治問題,他都巧妙地把話題引開,謙稱自己專攻經濟,不懂政治。他的謹言慎行,與多數台灣社會科學學者的開放率直、積極投入政治成一明顯對比。

  筆者曾與和林毅夫有交往的大陸學者談到他,他們也指林予人神祕感,對他個人甚少了解。他們認為林毅夫學有專精,猶如旭日東升,政治前途無量,某些政學界人士因失言而影響仕途,這也許是林毅夫謹言慎行的原因之一。

返台之願恐難圓

  雖然林毅夫的理念及主張在海外引起廣泛的注意及重視,但他返台之願仍難實現。

  前年清明節,林毅夫表達赴台為亡父、亡母掃墓之心願,雖有某些人士為林說情,如前台北地方法院院長胡致中指出,「叛逃」已超過二十年,追訴期已過,故二〇〇二年的通緝令是「違法通緝」,但顯然並未成功,林毅夫返台仍遙遙無期。去年五月三十日,台灣國防部針對撤銷林毅夫通緝案,做出兩點重大結論:一、林毅夫犯行仍在持續,所以沒有追訴時效屆滿問題;二、軍法單位尚未對林毅夫進行審判,依法不能予以特赦。國防部與軍法單位一致認為,要等林毅夫離開敵人(中國)組織那一刻起,追訴期限才開始計算。此外,用特赦幫林毅夫解套,國防部也認為此路不通。

  在我們的言談中,林毅夫展示對中國的熱愛及信心,他的強烈中華民族意識表露無遺。然而,對台灣鄉土,雖然他有回鄉掃墓之意,但似乎較少思鄉之情。

  雖然海峽兩岸已展開三通,逐步邁向和解及全面財經合作之途,但林毅夫案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無解決的可能性。

(作者是美國西東大學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


林毅夫(右)與作者楊力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