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永康案看政治人物的氣 (馬 玲)

  六月十一日,以戴罪之身出現在電視熒屏的周永康,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他那一頭銀髮和那一臉憔悴的蒼涼。他像泄了氣的皮球,癟了。

  有道是:人活一口氣。曾經支撐着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氣風發」,曾經執掌着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氣勢如虹」,如今彷彿被抽走了氣,這個曾經掌握國家司法最高權力的人,只留下了服服帖帖「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的萎頓軀殼,這就叫「氣數已盡」。

  氣之說,乃中國特有,始於春秋戰國時期。氣,經常貫穿於中國哲學、中醫學、道教、氣功等較為「玄學」的傳統概念中。氣,可視為身體內裏的一股力量,雖然看不見摸不着,卻無法否認其隱性存在的事實。

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

  中國的普遍現象是,只要一個人當上官,其身上便會逐漸附着一種特殊的氣能,隨着官越做越大,其氣場也會越變越大,最後若把握不好這股氣,就可能膨脹爆炸。

  以周永康為例,這個農家孩子,本來質樸無華,從小學到大學,一直是班幹部或學生會主席,走上工作崗位後勤勉賣力,初期的提拔重用,可以說完全是他憋着一口氣幹出來的。

  但是,中國的官場文化和官場制度助長了他的傲氣和霸氣,讓他氣塞於胸,膨脹於體,如氣球般飄飄然不能自持。後來,因為上面有人關照,所以他有恃無恐;因為下面有人抬轎,所以他頤指氣使。他各種官氣毛病上身後,反而越提越快,一直提拔進了中共中央的領導核心。

  身處如此這般不受制約的用權環境,他日益無法無天,把國家的公權力變成了他周家的囊中私物,竟然底氣十足到想任用誰就任用誰,想讓誰幫其長子、兄弟、姪子、甚至小媳婦以及小媳婦家裏的人賺錢就找誰;想把誰從監獄或拘留所撈出來就撈出來……周永康的種種作為,簡直豪氣萬丈,氣吞山河,結果最後吞掉了自己。

  另說薄熙來的氣,他的紅色背景,隨着老爸政治命運而起伏,讓他早期受難後來受惠,他身上的公子哥兒氣,不是周永康能比的。他聰慧能幹,思想開闊,口才一流,自視甚高,頗有氣衝雲霄之勢。但架不住亂花迷眼和野心蓬勃,他在氣急敗壞之下,狠扇了王立軍一個大嘴巴,致使王偷偷出走重慶,秘密溜進美國領事館。得到周永康的通風報信後,薄熙來氣勢洶洶派人包圍美國領事館,最後的結果,已是眾人皆知。可以說,薄熙來的盛氣凌人害了他。

  再看令計劃的氣,他在父親的嚴格家教中成長,從小就被延安老革命的爸爸灌輸進步思想。從令家五個子女的名字就能看出來,他父親是怎樣緊跟形勢:令路線、令政策、令方針、令計劃、令完成,這家門裏的五子女,愣是把中國的革命事業完成了。家風薰陶下,他謹小慎微,內斂低調,仕途路上不顯山不露水,似乎一貫氣定神閒,直到進了中南海成了大內主管,才開始風生水起。當他的獨子夜半命喪車禍後,他終於沉不住氣了,一甩歷練幾十年的收陰氣功,動用中央警衛局從北京市公安局那裏搶奪屍體,結果這個事件成了日後撕下他面具的導火索。

反面教材 警示官場

  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三人的先後落馬,曾經在國內外引起一波又一波震盪。通過中央電視台的畫面,人們看到,周永康氣泄了,服軟了,讓人感覺被判無期徒刑算僥倖了,如果把傳說他涉嫌謀害前妻的罪過也算進來,他恐怕就難逃一死了。

  但是,同樣通過中央電視台的畫面,人們看到薄熙來則沒有氣癟,還在那兒振振有詞,似乎還有氣嚥不下去。薄熙來和周永康一樣,都是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他不服曾經上訴,不過被駁回維持原判。

  令計劃雖然還沒有被審判,但風傳他已精神崩潰,經常呼喊兒子和父母的名字。二十多歲獨子的一命嗚呼,老父幾十年苦心栽培的化為烏有,肯定讓他痛如椎心。身陷囹圄的靜思,猶如邪氣侵體,因此瘋了也不是沒有可能。最後令計劃將被判刑多少年尚不清楚,可能也會是同樣的命運: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其實,周、薄、令三人曾有交集,現在這樣的氣運,也算是給他們的一個歸納。不管境外媒體怎麼解讀及評說,他們確實成了反面教材在警示官場內人。

國家的放縱土壤也有責任

  陰陽五行,是中國周易哲學的辯證法,氣旺與氣衰相伴隨行。政治人物必須學好辯證法,氣盛時不要忘乎所以,對權力要有一份敬畏,不可無法無天肆意妄為, 尤其是不可僭越。

  民間有俗語道:「權力是男人的春藥」。權力容易讓人亢奮難持,所以讓個人在權力染缸中潔身自好,實踐證明是很難做到。為此,從另一個角度講,制度建設必須有效推進,曾經樸實的人、能幹的人、謹慎的人,卻一個個肆無忌憚地濫用權力、貪腐瀆職到極致,說明國家政治生態的放縱土壤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周、薄、令三人氣數已盡,期待中國未來官場氣象一新!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