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津大爆炸看官僚文化 (劉銳紹)

  天津發生驚天動地的大爆炸,過百人死亡,另外過百人重傷或失去聯絡。此事跟香港沒有直接關係,但也引起香港官場文化的震動和討論。為什麼?這就要從兩件事說起了。

 

香港和內地記者努力突破層層探訪關卡

  第一件是眼前的事。在大爆炸後,各地傳媒紛紛擁到天津採訪。一天,香港有線電視記者陳遠東突破重重困難,一個人拿着咪頭和輕便的攝影機,「攔途截劫」地獨家採訪了總理李克強,而李克強則說出了「對編制內外的消防員一視同仁」的話,成為一時各方轉發的新聞。

  天津市民和內地新聞界對香港記者的敬業樂業精神讚不絕口,而這次內地新聞界也努力突破了層層關卡,報道和透露了多個官方封鎖的消息。本來,這些只是採訪範疇的事,跟官場文化沒有太大關係。但如果了解此事的來龍去脈,就會發現箇中奧秘了。

  據了解,原來當日天津市領導只知道李克強要到天津視察災後工作,但具體行程還未掌握。理論上,應該由天津領導層安排行程,但也要看李克強的意見。結果,陳遠東掌握了李克強的行程,用各種方法堅持守候,而天津市官員卻未能在李克強到達前清場,於是陳遠東成功進行了這次獨家採訪。

  天津市官員後來檢討為什麼「走漏了」香港記者,並打算採取更嚴密的採訪限制。可是,李克強的反應卻不是這樣,而是責備天津市和負責宣傳的官員,認為他們的資訊發布工作做得很差,才會令到大道消息不彰,小道消息橫行,並要他們認真檢討。後來,天津市不得不增加透明度,代理市委書記黃興國終於在大爆炸後第八天出席記者會,同時稍為開放記者的採訪空間。

 

逢迎文化破壞領導人形象

  其實,李克強當時也有對外表態的需要,因為他自己也是在大爆炸後第五天才到天津。記得數月前,長江發生沉船事故,數百人罹難,李克強第一時間到場視察,但這次卻是五天後才到天津,難免令人想到,沉船現場沒有危險,而天津卻可能毒氣瀰漫,傷害龍體。外界產生這種印象,對李克強也是不利的。

  此外,大爆炸令五六十名消防員殉職,而天津的消防員體制又有編制內和編制外之分,令死難消防員的家屬十分不滿。所以,李克強也有需要對外放話,以穩定軍心。

  正因為這些背景,令人想起李克強數年前來港出席香港大學百年校慶的活動。據知情人士透露,李克強本人沒有提出什麼採訪的限制,也沒有特別的保安要求,原來的保安計劃也不包括後來不斷擴大的「核心保安區」。可是,一些唯恐「香港大亂」的官員(消息指是當時的「大內總管」——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認為必須加強保安,而香港又有一些人唯恐「有違上意」,於是弄出了層層加碼的保安計劃,並鬧出「八一八」請願學生被警方禁制的事件,令李克強整個行程蒙上陰影。當天,有關方面還安排李克強坐到中央位置,「擦鞋文化」躍然台上。結果,李克強本想趁這次來港的時候,突出一系列經濟利港的措施,但都被那些不必要的保安亂象搶去了新聞焦點,完全抵消了拉近兩地距離的原意。

  有關方面事後檢討,主流意見認為上述的保安措施沒有錯,但也有一種意見認為,如此安排其實局限了領導人表現親民的機會。例如一九九八年江澤民來港時,曾到沙田跑了一趟,表演親民本色,效果相當不俗;皆因當天並沒有事前宣布行程,安全系數較高。換言之,只要對危險程度評估恰當,就不需誠惶誠恐,擔心護駕不力了。可見,有時逢迎文化、擦鞋文化對領導人沒有好處,反而會破壞了領導人的形象。

 

當建制派只能成為喉舌

  第二件事是由梁振英與天津的關係所引發的討論。梁振英曾任天津市顧問,對天津的發展表示「與有榮焉」。平心而論,這是沒有問題的,也跟這次大爆炸沒有關連。但外界關心的是,梁振英對天津的發展「與有榮焉」,但對天津腐爛的一面,有沒有盡過言責?當然,顧問的角色只是一種榮譽、利益和統戰元素而已,沒有什麼實質作用,但背後涉及一種政治文化,就是對內地的腐敗、混亂、唯利是圖等負面情況敢不敢力陳其弊,好言相勸,或者直接指出,甚至公開指出,犯顏逆諫?

  一般而言,建制派在非敏感的事情上,還可以提提意見,但當出現一些被內地視為原則性、政治性的問題時,他們就毫無游說或勸阻的能力了;尤其是在內地的治港政策之上,建制派更顯得無能為力,甚至避之則吉。這是建制派的共同難題,例如在政改問題上,誰的言論違背了全國人大的「八三一」規定,就會被視為「亂源」。久而久之,建制派只能成為官方的棋子,甚至成為喉舌,最後只會成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爛木頭。這是建制派值得深思的。

 

天津事件與香港的軟實力

  其實,我也認識另一位天津市顧問。他說,天津也是中國的一個縮影,更是黨官跳入中央的一個跳板,以前的李瑞環,今天的張高麗、孫春蘭,都是典型例子。不過,隨着中國經濟上升,內地官員已感到「香港已沒有什麼值得學習的了」,因為他們看不到香港的軟實力,也不明白什麼是軟實力,更遑論軟實力的重要性了。這種狹隘和短視的思維,令到香港對內地的影響力不斷收縮。在這次天津大爆炸之後,內地官員會否從慘痛的教訓中,再次領略到香港的現代化管理、社會監督、資訊自由等軟實力的好處呢?走着瞧吧!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