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從小說到電影的蛻變──記白先勇、姚煒《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座談(李依卓)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是白先勇一九六八年創作的短篇小說,收錄於小說集《臺北人》。一九八四年,白景瑞導演、姚煒主演的同名電影上映,反應熱烈,更在第二十一屆金馬獎奪得榮譽。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晚,時隔三十五年,在香港大學李兆基會議中心大會堂,《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再度放映。影片結束後,原作者白先勇先生和女主角姚煒女士重聚首,在金聖華教授和劉俊教授的主持下,暢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創作和再創作,向現場近千名觀眾細數經典背後的歷歷往事。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講述了舞女金兆麗從二十到四十歲,從上海到台北的浮沉。一九八四年的一張電影宣傳單上,赫然印「女人中女人姚煒主演」幾個字,形容得甚為貼切。金大班無疑是女人中的佼佼者:在百樂門做舞女時,她是最當紅的舞女;在夜巴黎當大班時,她又是最優秀的大班。她雖出類拔萃,卻也經歷一般女人之所經歷:遇見過月如這樣乾乾淨淨的男子,體味過甜甜蜜蜜的戀愛,遭悔過徹徹底底的心碎。年輕時的柔情傲骨到中年時早已灰飛煙滅,於是她隨便嫁個商人,只為找個「落腳的地方」。這樣一個傳奇又真實的形象從何而來,又如何走到了銀幕上?當晚,白先勇向現場觀眾講述了他與「金大班」奇妙的相遇。  

遇見金大班
其實在寫作這篇小說之前,白先勇只去過一次舞場,那時候他大學剛畢業,是哥哥帶進去的。那裏有一個大班姓丁,是從上海來到台北的舞女,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十足的「海派」氣質。丁大班喚醒了他兒時的記憶:約十歲時,他住在上海,車子經過著名的百樂門舞廳,他看到舞小姐們穿旗袍,拿扇子,婀娜多姿地走進去。「小孩子的眼睛很厲害,像照相機一樣。」於是這個形象好似一張照片,從小到大深深印刻在他的腦海中,因此他寫得很順暢,在加州聖塔芭芭拉,只用三天就完成了作品。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