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黎氣候協議到文明革命 (陳彥)

經過兩周的艱難談判,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參與全球第二十一屆巴黎氣候峰會的一百九十五個國家就全球減排目標達成歷史性協議。儘管協議本身還有眾多不盡完善之處,儘管從協議達成到各國立法機構批准再到真正付諸執行,還有相當一段距離,各國還須繼續為此奮鬥,但是協議的達成洗刷了聯合國二○○九年哥本哈根失敗之恥,揭開了人類歷史的新一頁,意味世界各國向地球人類共同體邁出了一大步。

協議達成之後,法國總統奧朗德說了幾句十分精警的話。他指出,人類應對氣候變暖的鬥爭屬於幾個世紀以來人類爭取人的尊嚴、平等和基本權利的一部分。世界人權與公民權宣言是在巴黎宣布的,今天也是在巴黎,我們宣布了人類權利宣言。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將是地球史上的一個偉大的日子,巴黎曾經發生過數次革命,但今天我們剛剛完成的這一革命是最美和最為和平的革命。

達成協議共同拯救地球家園
一個全球減排協議,真能夠同革命相提並論嗎?如果協議意味一場革命,那麼,如何理解這場革命的意義呢?眾多的評論指出,這一協議預示人類歷史的一個轉捩點。確實,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眾多的的歷史性事件,但是鮮有可以與此協議相提並論者。實際上,此次巴黎氣候協議是史無前例的。本屆氣候峰會主席、法國外長法比尤斯稱這一協議是一個「有區別的、公平的、持久的、具有活力的、平衡的和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從協議內容和技術層面來說,這是一個十分準確的界定。但從其象徵性和長遠影響層面來看,協議更有深遠且不同凡響的意義。

筆者從三個方面簡要探討如下。首先,從戰爭與和平的角度來理解,此次巴黎協議是一個為世界帶來希望的、以和平為宗旨的協議。環顧當今世界,戰爭與衝突此起彼伏,不僅持續經年的巴以衝突沒有減緩的象,利亞內戰正在迅速將歐美、俄羅斯各強國捲入其中,歐洲的烏克蘭危機、亞洲的中日衝突、南中國海的多方領土爭端等均遵循一條戰爭的邏輯。更為危險的是新近在伊斯蘭地區崛起的伊斯蘭國的恐怖力量在世界範圍內向文明與和平宣戰,以仇恨與殺戮作為其意識形態的動力,將恐怖目標直接指向無辜平民。同時,在這個信息爆炸、意識形態破碎、意義失落的時代,抗擊戰爭與仇恨的和平因素十分稀缺。但是,應對氣候失常和保護地球生態是人類面對的共同考驗,是少有的能夠使人類協同起來應對的巨大挑戰。換句話說,應對氣候變化遵循一條和平的邏輯,面對拯救地球家園的共同事業,人類除了團結起來,共同採取行動以外,別無選擇。

然而,儘管從八十年代以來,人類逐漸認識到全球氣候異常,但是要將世界各國組織在一起,為一個共同的目標奮鬥卻並非簡單。全球氣候談判,如從一九九二年里約環境與發展全球峰會算起,已經走過了近四分之一世紀的歷程。儘管在此期間,各國就碳排放達成過京都議定書,但隨時間的推移,氣候變暖造成的災難日益明顯,科學論證一步步精確,於此相對的談判進程卻呈現出緩慢不前的態勢。從二○○九年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峰會到二○一二年聯合國里約+20可持續發展大會,各國政府及其代表的傳統發展觀仍然佔據統治地位。以發展的名義,以國家利益的名義而向地球無限索取的慣性和取向壓倒了向可持續社會過渡的訴求,致使兩次會議均無法達成共識。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世界將希望的眼光轉向了此次巴黎氣候峰會,甚至有輿論將此次氣候峰會視為拯救人類於氣候變暖的最後一次機會。所幸的是,這一次,人類沒有錯過機會,達成了協議。

協議的基點是合作而非競爭
其次,從人類整體發展機制的角度看,此次氣候協議的達成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通觀整個人類發展史,競爭與合作猶如車之兩輪、鳥之雙翼,缺一不可。然而,近代工業化的普及,資本主義的全球暢行,競爭在經濟發展上佔據了壓倒優勢,以至在眾多領域惡性發展,積重難返。典型的例證即是人類對地球資源貪婪的索取和為了爭奪資源不惜動用暴力,國家與國家之間兵刃相加致使生靈塗炭,企業與企業之間爾虞我詐,為爭奪資源、市場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球生態被破壞,氣候變暖等惡果也由於這種惡性競爭而加劇。從某種角度看,地球氣候變暖可以被看作是一種所謂「公地的悲劇」。所謂「公地的悲劇」是指公地(如公共牧場)作為一項資源或財產有許多擁有者,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擁有公地的使用權,但無權阻止其他人使用。這種狀況導致資源過度使用甚至枯竭。過度砍伐的森林、過度開發造成嚴重污染的河流和空氣,都是「公地的悲劇」的典型例子。

氣候當然是人類重要的公共資源,但長期以來,各國爭相排放溫室氣體導致氣候變異而不自知。甚至在獲知氣候變化加劇的情況下,仍然從一國私利出發,以發展為名,擴大排放。二○○九年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得主奧斯特羅姆(Elinor Ostrom)在其著名的《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中企圖為解決「公地的悲劇」提供新思路,既擯棄市場萬能又反對國家萬能,提出一種集體自治的制度創新理論。正是從這一角度講,巴黎氣候協議乃是人類集體合作意識的覺醒,只有通過談判,達成合作和妥協人類才能戰勝自我,超越私利,走出氣候變暖的悲劇。大會通過協議之後,下屆氣候大會的東道國摩洛哥的代表表示,此協議沒有贏家也沒有輸家。實際上,此言差耶。此協議的基點是合作而非競爭,因此不能從競爭出發論輸贏。實質上,全球各國都是贏家,人類共同的家園——地球是最大的贏家。

不過,和平與合作並非無條件的,最重要的條件即是和平與合作必須建立於公平和集體參與的基礎之上,這是筆者所指的本協議的第三個層面的意義。
法國外長在談協議時用了三個與公平有關的詞:有區別的、公平的和平衡的。和平與合作需要互相妥協,需要大家都作出讓步,但卻不能無視特殊性,不能以犧牲個別利益為代價。恰恰相反,協議必須體現不同國家、地區在排放上負有不同歷史責任的國家的利益。應對氣候變化是全人類的集體事業,因而必須有堅強的集體意志,但同時集體意志又是個體共同參與的結果,因而集體必須為個體的參與提供公平的途徑。換句話說,此次協議的達成顯現了集體的決策,但這一決策正是各國反覆磋商,認真談判、理性妥協的結果。

公民參與制度化勢在必行
筆者從觀察者甚而參與者的角度看,實際上保證協議能夠順利達成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條件﹕公開。這一公開當然不止於此次持續兩周的峰會的會議期間。在筆者看來,氣候變化是迄今為止人類社會發動最為廣泛,全球調動資源最多,世界各國輿論最為關注的世界性公共話題。同時也是世界公民社會參與最廣,時間最長,介入程度最高的國際談判。隨談判的推進,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捲入越益加深,通過非政府組織的介入與動員,談判實際成為萬眾矚目的關注地球環境的大事。從中國的角度而言,中國民間組織稍具規模地參加聯合國氣候峰會從二○○九年開始,到今年巴黎峰會已經有重大突破。僅僅由中歐社會論壇發起組織的邊會就聚集了一百個以上的民間參與者,以萬科集團、阿拉善SEE基金會和廣州中山大學低碳班等團體帶來了近百人的企業家參加邊會。有輿論將此稱作史上中國最大企業家代表團出席巴黎氣候峰會。國際公民社會的廣泛動員,既為官方的談判增加了壓力和動力,也促使氣候變化常識以及人類應對策略得以廣泛普及,不僅推動了民眾環保意識的覺醒和提升,也一定程度上使此次國際談判從官方會議桌走入民間社會,成為普通民眾關心的話題。從公民社會的參與角度看,談判的過程與其說是各國政府一輪一輪討價還價的過場,毋寧說是一個公民動員,公民參與的民主訓練過程。難以想像,如果沒有全球公民社會的高度動員和高度認同,沒有包括新興工業國如中國、印度等國公民環境意識的高度覺醒,此次峰會可以順利達成協議。

進一步說,氣候協議的達成固然可貴,能夠有效的付諸實施更為重要,而正是在協議的推廣和執行過程中,公民參與的作用具有根本性的意義。而要保證公民社會有效參與應對氣候變化,公民參與制度化勢在必行。應對氣候變化是一場人與自然關係的全方位的檢索、反思和應對行動。從能源轉型的角度,如果說近代工業文明源於煤炭、石油的發現而是一種化石能源文明的話,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將是以再生能源為基礎的全新的文明形態。化石能源文明同工業化交相輝映,為人類創造了輝煌的物質文明,同時也將人類的自然環境推向了崩毀的邊沿。人類為應對氣候變化而推行的能源轉型,將文明的基礎建立於可再生能源基礎之上。這將不僅僅是能源本身的轉型,更意味整個文明形態從生活方式、生產方式到治理方式的徹底變革。換句話說,應對氣候變化是社會全方位的系統工程。這一工程的成功與否,不僅需要人類走出戰爭的邏輯,邁向和平與合作的新模式,也要求人類改變發展模式,呼喚一場文明革命,而這場新的文明革命的主體正是每一個行動中的公民個體。

(作者是旅法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