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育電視之對白談翻譯(金嘉倩)

「老婆你睇睇,阿仔做到錯晒!」
曾經有人如此翻譯:「Hey, Wife, look how poor Son’s doing!」
「搞乜呀!依家連個仔都病埋。」
也有人如此翻譯:「What’s up? Son has fallen sick too!」
 
在某教育電視節目的對話中有這樣一幕,所討論的議題是細菌的抗藥性。為了提高觀眾的興趣,一些艱深的知識或概念都會以戲劇形式表達,想來是希望學生在輕鬆有趣的氛圍下容易吸收。教育局(前教育署)的教育電視小組,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一直製作配合課程的電視節目,支援課堂學習。從一九七六年開始,更由自家製作變為與香港電台電視部聯合製作。至今內容已涵蓋八個學習領域的科目,如英國語文、中國語文、普通話、小學常識、初中及高中科學、人文科學等,更有跨學科議題,如環境教育、德育、公民及國民教育、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以及電子學習等。有些節目中的對話會翻譯成英文,在螢幕上顯示出來。
 
篇首的兩句句子就是劇中的對話。大家可以看到,中文的「老婆」及「阿仔」都直譯為Wife及Son。想來大家也都知道,英文的口語是不會如此表達的。夫妻之間,一般都直接以名字稱呼,如果在古老的時代,如珍奧斯汀(Jane Austen)筆下的英國十九世紀,夫妻常互稱Mr及Mrs,在《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中的Mr Bennet,一聽到他太太一聲:「My dear Mr Bennet」,一定頭痛不已,只得無奈的回敬一聲:「My dear」或是諷刺性的還她一句:「Mrs Bennet」。至於現代,應該也只是互相直呼名字,不會互稱Wife或Husband。除了直呼其名,在英語國家,普遍也可能用Darling。在某些英國地區,男士愛用Love或Lovey去稱呼太太,甚或一般女士。
 
想當年本人當英文科主任時,有位牛津大學出版社的英籍市場經理,到我的學校推銷教科書,對着我Love長Love短的,我聽着心中很不舒服,心想我和你可不是熟人!可能在他的家鄉,這稱呼也可用於一般女士吧?希望在他們的Tenor Continuum中,這是一個中性的稱呼!說起Tenor Continuum,可以從intimate到neutral再到formal。Intimate的話,一般會用小名、暱稱、別名。Neutral的話,一般會用對方的名字,Formal的話,譬如說兩夫婦在一個國際會議中各有職責,太太介紹丈夫上台演講,會說:「Dr Milton, please」,而不會說:「Darling, please come up here to give a talk」。而在美國,多數也會稱呼太太為Honey、Sugar或Sweetie,澳洲也如是。可能由於現今媒體的全球性,大家都會互相影響吧!由此可見,翻譯一個稱呼,也得審時度勢並照顧到人物當時之心情、地位等等。
 
粵語人士除了互稱「老公」、「老婆」外,對子女也是「阿仔」、「阿女」的叫個不停。翻譯時可不能直截了當的寫下Son或 Daughter,因為那不合英語人士的習慣。記得看西部牛仔電影時,上了年紀的警長會對着年輕的助手叫:「Quick, get the gun, son!」。那是年長者對年輕人較熟絡的稱呼,並非表示兩人有父子關係。又有澳洲朋友寫短訊給兒子時稱他為little shit,倒並非覺得他兒子是一堆排泄物,正好相反,此子可是他的寶貝,這只是a term of endearment,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父愛呢!就如我們會說「你這小鬼」或是「衰仔」。當然用這些稱呼時的語氣、面部表情、上文下理都會影響受者對稱呼的解讀,一不小心,演變成倫常慘劇,那可真是冤者枉也!
 
粵語人士似乎特別喜歡「認親認戚」,對着陌生人,年長的叫阿伯、阿叔,年輕的叫哥哥,女士對年紀較為敏感,機靈的售貨員一律稱她們為小姐,一般人也會稱女士為阿婆、阿嬸、阿姨、姐姐。翻譯這一切稱呼時都得好好斟酌,一不小心,會引起很大誤會。記得我當會考英文口試主考官時,有次巡視試場,聽到以下對話:
 
Examiner: What does your mother do?
Candidate: She’s an aunty in QE (Queen Elizabeth Hospital).
Examiner: Excuse me, are you talking about your mother or someone’s aunty?
 
考生的意思是他的母親在伊利沙伯醫院當清潔工人,俗稱「阿嬸」,那英籍考試官做夢也想不到,好好的母親如何忽然在伊院當起了眾人阿姨!那算是什麼職業?
 
說了一大堆,那麼究竟應該如何翻譯「老婆你睇睇,阿仔做到錯晒!」呢?我想當時講者應該覺得很煩惱,兒子的功課都做錯了,大概已無甚興趣叫他老婆為「親愛的」或是「蜜糖兒」了,所以我覺得倒不如乾脆說:「Hey look, Ming has mucked up all his answers!」至於第二句:「搞乜呀!依家連個仔都病埋。」,講者當時應該很焦急,可以譯為「Oh my God! Now even Ming is sick!」其實另一個說法可能更貼切,或者可以說是更「貼地」,不過在此不太方便寫出全文,縮寫是WTF,可能也不適宜在教育電視中出現,否則在學校中粗口滿天飛,那還得了!
 
其實在教育電視中的對白雖然用粵語,在螢幕上出現的英文翻譯如果是貼切又精彩的話,未嘗不是令學生學好英文的另一機會,對教育電視而言,可真是一舉兩得了!
 
(作者為前教育局質素保證分部、DOLACEE & ILLIPS計劃總監。)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