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走廊穿行過來(潘耀明)

  我曾說過,《明報月刊》是打從歷史走廊穿行過來的。「歷史走廊」不是「歷史大道」,更不是金光大道,遠非那麼平坦、風光。走廊的兩側屹立的是巉岩峭壁,中間可行的路其實只是一條夾縫。歷史正是從夾縫中走過來,一面探索尋找,一面掙扎奮鬥。《明月》的行進狀態,也是如此。然而,儘管路途很崎嶇,但她終於一步一腳印地走過來了,從查良鏞先生草創至今,已穿越歷史走廊四十年了。

  我也說過,我不過是一個接棒者,以個人的知識水平來編這一本譽滿海內外的雜誌,常感力不從心。多年工作中對尺度的把握甚至具體編務,許多也自知有不周全的地方。期間又經歷了金融風暴和香港經濟衰退時期,讀者閱讀心態十分飄忽,經營更是困難。幸而在香港雜誌銷路日漸萎縮(甚至個別名牌雜誌也在這場狂飆中沒頂了)的情況下,《明月》還能夠維持下去,訂戶不跌反增近兩倍,銷路在穩定中發展,這可以說是一個異數。

  《明月》的主要經驗,是她的編輯方針恪守「獨立、自由、寬容」的信條。正如《發刊詞》指出的﹕「本刊可以探討政治理論、研究政治制度、評論各種政策,但我們決不作任何國家、政黨、團體、或個人的傳聲筒。我們堅信一個原則﹕只有獨立的意見,才有它的尊嚴和價值。」《明月》所堅持的非黨派、非集團刊物的中性價值和對不同意見的兼容,受到廣大海內外讀者的認同。知名作家兼學者劉再復教授曾表示﹕「《明月》是一本真正的知識分子刊物,她的價值中立立場和中性態度是一貫的。」(一)知名學者余英時教授指出,「我一生投過稿的報刊不計其數,但我始終覺得《明月》最令我有親切之感。自由、獨立、中國情味大概是我對《明月》最欣賞的幾點特色。」(二)主編《明月》達十二年的胡菊人先生指出,《明月》能夠「昂然挺立」近半世紀,與創辦者、歷任的編者、工作人員的心血和辛勞耕耘有關,而更重要的是《明月》所肩負的文化使命感。(三)也就是說,《明月》「是一本concerned編輯人為concerned讀者而出版的綜合雜誌」(四)(劉紹銘教授語)。「左風、右風、西風,她都屹立不動,只因為她崇奉的是文化中國。」(五)(著名作家聶華苓語)「《明月》有香港味,有中國情調,又有世界氣氛﹔香港刊物中最能反映香港文化的神韻與蘄嚮的,《明月》是表表者。」(六)(前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教授語)「《明月》是海內外華文世界中,最多人文關懷、最嚴謹、最公道、最可信賴、可讀性又最高的刊物之一。」(七)(知名作家柏楊語)

  歌德說過﹕「在文化水準最低的地方,隨處可見強烈殘暴的仇恨行為。」香港屬於文化水準不太高、充瀰語言暴力的地方,《明月》在此環境中也屢遭中傷、攻訐,但《明月》卻不為外力所動,更不被骯髒語言所污染,仍堅持走高格調路線,執著自己的「傾闊洞明」(八)(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語)、不卑不亢的風格。

  接辦《明報》企業的張曉卿先生,一直以弘揚華文文化為己任,他承接《明月》的文化薪火,並讓它繼續發光發熱。他在以《永續的文化事業》為題的文章,表明他致力於推動文化的心迹﹕「世界物質文明伴隨着科技向前不停衍發推展,致使精神文明逐漸隱晦,人心無限貪婪。所以,人類更須要突破物欲的死結……因此,做為傳媒事業、文化載體,我們有任務努力去縮小物質與精神文明之間的差距。(九)

  張曉卿先生指出,文化與精神文明是息息相關。正如英國名作家王爾德說的「國民的憎惡之心,文化愈低但愈激烈」。《明月》仝人將堅守這塊清明的文化陣地,努力耕耘,開創一個「群星燦爛月華明」(十)(金庸語)的新局面。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在新的一年.我們將與讀者、作者共同努力,希望開創出一角嶄新的文化空間。

  謹祝《明月》作者、讀者﹕新年康樂、文運昌盛。

  注﹕

  (一)(七)劉再復、柏楊為讀者推薦閱讀《明報月刊》

  (二)(八)(十)《明報月刊》二○○一年一月號

  (三)(四)(五)(六)《明報月刊》一九九八年一月號

  (九)《星洲日報.花蹤文匯》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