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根廷看今天中國(曹景行)

十二月一日是二○一八年G20(二十國集團)元首峰會第二天,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繼續封閉主要街道,地鐵和公共巴士也都繼續停開。

「中國城」在阿根廷崛起
雖逢星期六,市內卻是異常安靜,店舖大多關門,車少人稀。只有十一區的幾個街口還算熱鬧,中午時份商店多還在營業,客人仍然進出不斷。看了幾個店面,很快就有了一種印象──不就是中國浙江義烏的延伸嗎?
布宜諾斯艾利斯十一區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已有相當規模。約三百商家主要為華人,也有阿根廷人老闆,經銷同類中國產品。又分玩具、禮品、小五金幾大類,商品全都來自中國義烏。他們一般不涉成衣、內衣,那仍由韓國人在另一地方集中專營。原來聚居十一區經商的猶太人已退縮到只做布料生意,店面租給華人收租金獲利;一九九四年遭受過重大恐怖襲擊的猶太人文化中心,正在慶祝他們一年一度的「光明節」。
據稱這兒的小商品批發佔了阿根廷全國三成的交易量,附近的火車總站便利外省客戶從各地前來販貨運貨。我們後來去了門多薩省的安第斯山區,在靠近智利邊境的印加遺址,居然發現印第安人的禮品攤上也有中國製造的小飾品,估計就是從十一區倒運過來的。
華商也開始顯示政治力量。布宜諾斯艾利斯市議員袁建平是阿根廷全國首位華人議員,三十多年前從中國福建移居此地。如今阿根廷華人總數近二十萬,八成來自福建,這又涉及華人在當地經商的另一脈絡─超市。阿根廷全國各地中小超市估計上萬,如今幾乎全由福清籍華人擁有,尤其集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及四周。
他們當中許多人初來乍到時連一句西班牙語都不會,為謀生計先匆匆學會從一到十的數字,就開始坐上超市收銀台,因為這活不需要多少語言交流。熟悉了環境也有了點錢,就會在鄉親幫助下開起自己的小超市。一位禮品店主人說,她二十年前剛來時也這樣,後來自己學會用電腦記帳,就去幫新開超市建立電子帳目;最興旺的時候每天就有好幾家超市開張,忙不過來。
去年此時我到布宜諾斯艾利斯時,計程車司機還弄不清楚「中國城」在哪。今年華人親友特地帶我和同行的上海外國語大學學生去採訪,見到了華商集資豎起的「中國城」牌坊。市政府為那段道路重鋪了人行道和步行街,打算開發成新景點。餐館和店舖生意不錯,所見大半為外來遊客,華人面孔並不多。

一方衰敗 一方大有起色
前些年阿根廷經濟有所復甦,華商也趁勢而起;這幾年卻又重陷金融危機,通脹今年高達百分之五十,貨幣比索兌美元一貶再貶,對華商衝擊不小。看他們時時都要盯住匯率變化,過不了幾天就要為成千上萬種小商品重新標價,外人頭腦都會發暈呢。
經營小五金和文具批發的周先生來自江蘇蘇州,早先他每月從中國進口一貨櫃的貨,現在阿根廷人購買力大跌,半年才進口一貨櫃。他說,一些只經營了兩三年的新商家開始倒閉,他靠長年建立的客戶關係還能撐下去。只是賺得少了,房租和工資成本卻還要上升,稅又重,沒辦法只好兼做零售。
聖誕節快到了,禮品店和玩具店都作了特別的布置。中國出產的聖誕裝飾年年暢銷,毛絨公仔最能吸引孩子,但就怕他們的父母今年囊中羞澀。經營禮品的黃女士說,以往這一個月的經營額可抵上全年,今年情況「一塌糊塗」,只能減少用工的開支。
阿根廷本來是南美最富庶的國家,堪稱地大物博人稀少,只是近半個世紀經濟每況愈下,從發達國家退化成發展中國家。曾有「小巴黎」美稱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也同法國巴黎一樣一年比一年衰敗。一九八二年馬島戰爭慘敗,軍人政權倒台,民選政府卻頻頻更迭。受到根深蒂固的民粹主義傳統牽制,掌權者政策左右搖擺,搞不好經濟治不好國,財政赤字和外債交替上升,成為惡性循環,一次又一次陷入嚴重金融危機,對社會生產力和民生都帶來嚴重破壞。
與此同時,中國經濟則因改革開放而大有起色,與阿根廷形成鮮明對比。前面講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十一區「小義烏」崛起,以及我們在阿根廷最南端的「世界盡頭」烏斯懷亞發現中國吉利汽車專賣店,都是最好例子。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二○一九年十月就要面對大選關頭,能否成功連任首先就看未來一年能否緩解危機、重振經濟。月前在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期間,馬克里及當地媒體對習近平到訪高度重視,表明阿根廷普遍期待加強與中國經貿合作,為擺脫困境尋找新出路。
這次G20峰會最吸引世界目光的是中美元首會談,甚至超越了峰會本身。阿根廷駐中國大使蓋鐵戈表示,希望中美兩大國能走向緩和,這樣對阿根廷和別的國家才有利。阿根廷外長福列事後透露,為促成中美元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會談,他們早就開始在雙方之間斡旋,以確保成功。
中國也投桃報李,對阿根廷峰會期間艱巨的安保工作直接提供裝備和技術援助。阿根廷工會強大,罷工不斷,各種民間組織三天兩頭上街抗議示威,G20峰會成為他們表達訴求的最佳機會。那兩天阿根廷政府動用了兩三萬軍警,示威者集中的國會廣場四周每個路口都被封鎖得嚴嚴實實,全副武裝的國家憲兵手持盾牌、牽着狼狗不讓任何人靠近。
號稱世界最寬的「七月九日大道」更是停滿了警車和裝甲車,氣氛緊張。只是當我們貼近警車拍攝時,車頭內的警官反而豎起了大拇指,旁邊的阿兵哥還主動邀我們學生一起拍照。或許因為他們身後簇新的裝甲車、防恐卡車正是中國製造、中國援助的,有報道說這些裝備總共價值一千七百五十萬美元。

阿根廷打開中國市場的關鍵
阿根廷最希望對巨大的中國市場擴大出口牛肉和葡萄酒等產品。前不久上海舉辦中國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阿根廷館主推牛肉,受到參觀者熱捧。我們在阿根廷半個多月,實際感受了牛排紅酒的物美價廉。這兩年貨幣貶值,讓阿根廷產品價格一降再降。在烏斯懷亞餐館裏,去年每隻一百美元的帝皇蟹,如今只要七十美元,有的甚至低至三十美元。
中國正加快對外開放市場,中國消費者對世界各地優質產品需求越來越大。但阿根廷要打開中國市場關鍵還在於能否提高自身產品的競爭力,與其他國家的同類產品在中國市場一較高下。
我們採訪了阿根廷最有名的葡萄酒產區門多薩,那裏的一些品種已得到中國行家的欣賞。但半個地球的距離確實遙遠,海運起碼一個月,加上阿根廷內陸物流成本不低。更何況,那裏的經銷商對如何應對中國市場的激烈競爭似乎還沒有頭緒。前不久我在澳洲南部葡萄酒主要產區巴羅莎見到,中國投資移民收購當地不少酒莊後,不僅把自己產品全數銷往中國,而且還幫助周邊其他酒莊對中國出口。以阿根廷當前對外資的相關政策規定,就很難形成這樣的規模和格局。
再看阿根廷經歷了幾十年衰退,許多人仍把半個多世紀前的庇隆夫人當作「聖人」崇拜,相信她那套「民粹」是為草根民眾着想。但不管怎樣,阿根廷老百姓日子越過越差卻是無法辯解的事實,在此長年經商的華人許多沒有入籍,還是想過些年能夠回中國發展。
近幾年跑了數十國家,反過來看中國倒有了特別的感受。當今世界上連續幾十年堅持發展經濟為首要目標的,應該只有中國一家,這也是中國快速成長的本源。美國現在想盡辦法要壓制中國崛起,但已力不從心。未來二三十年中國如能守住既定方向,不受外界左右,繼續做到「外無大戰、內無大亂」,中國之前程豈是特朗普之輩能夠估量!倒是美國《紐約時報》在G20峰會與習特會前夕,就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連續多日發表長篇報道,總題為「中國規則」,還把這四個中文字套紅放在周末頭版中央,很是醒目。
布宜諾斯艾利斯每天都有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發生。我們採訪阿根廷駐華大使第二天,就知道他在街頭被打劫。我們到達這天,正逢機場地勤人員罷工剛剛結束;離開阿根廷時,又獲知航空工會第二天開始大罷工,是為兩個月來第七次。阿根廷人對此或者早就習慣,我們卻為自己「運氣好」而深感慶幸,同時也為他們的國家再次歎息。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