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街鬼屋到青山醫院--香港精神科歷史 (黃 岐)

一八四一年,英軍登陸港島,次年香港正式成為英國的殖民地。英國皇家精神科學院的前身—「療養院與精神病院醫師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Medical Officer of Asylums and Hospitals for the Insane)—也於一八四一年正式成立,是精神科邁向專科的里程碑。
十九世紀的英國正流行把精神有問題的人收進療養院治療,公立和私立的療養院如雨後春筍。反觀殖民地的香港,到一八七五年政府才在荷里活道成立臨時的瘋人院,十年後搬到東邊街的永久院舍。不過,那時候的瘋人院,只是病人遣回原籍前的暫時居所。簡單地說,二戰前的香港,精神病患者並沒有接受積極的治療,也未有專科的醫生。
李兆華、潘佩璆和潘裕輝諸君的《戰後香港精神科口述史》一書所描繪的是二戰後香港精神科的發展。從瘋人院轉化為精神病院的蛻變過程,其間不同的治療推陳出新,歷經外科手術、腦電盪和藥物治療。在傳統治療方法外,後來還引入職業治療、社區復康和心理輔導等較新的治療理念。從癲狂院到精神健康中心,不單只是時空的轉移,更是現代文明的跳躍。
該書採用口述歷史的方法,主角當然是人,包括醫生、護士、臨心理學家和職業治療師等。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串連起來,戰後香港精神科服務發展的輪廓便展現出來了。
首先出場的是施應嘉教授,也是筆者在港大念書時的老師。施教授與楊紫芝教授是同班同學,可算是元老級人物。不過,本港現代精神科服務的開山祖師,應是一九四九年從劍橋來港執業的葉寶明醫生。葉醫生已去世多年,但從施教授口中,也可知他是一代宗師。葉寶明是馬來亞華僑,是世界有名的跨文化精神病研究者,例如多見於亞洲人的縮陽症,便由他介紹給西方世界。施教授出道的時候,精神科藥物還未流行,那時正流行前額葉腦手術和胰島素休克治療等「古法」,因此,他那一代正處於歷史的拐點,然後各種各樣的藥物便陸續登場了。
除了醫生外,受訪的還有護士。例如夏應生先生,他是第一批政府派往英國學習精神科護理的本地護士。一九五九年回港後,加入籌備中的青山醫院,並主持本地精神科護士的培訓。不過,那時候一般人對精神科比較陌生,因此第一屆只能招到六名男生。
除了醫生、護士,醫院當然還有其他員工,如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等。不過,最貼地氣的訪問,要數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入行的前線工人夫婦。在他們口中,高街精神病院叫「大院」,早期病人只睡榻榻米,其中包括有名的南海十三郎。那時候還未有今天的健康服務助理員,因此病人接受腦電盪治療時,工友也要幫忙按病人,防止掙扎。
高街精神病院現在只剩下外牆,供人憑弔,而鬼屋的傳說,受訪的醫護和工友,都說絕無其事。都市傳言湮滅,只有「青山」長存。

(作者為急症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