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鼠年說開去 (卷首語-潘耀明)

  今年是鼠年。提起老鼠,相信時人首先想到的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自然沒有什麼好感了。與此相反,古人給予老鼠十分崇高的地位,十二生肖以老鼠為首。

  老鼠在古人眼中,居功厥偉,贏得不少口碑。在美麗的傳說中,其犖犖大者便有三項。其一是話說唐三藏取經時,其中有一部甲子經藏在如來佛書庫的角落,是一隻老鼠幫助把經書偷來的,三藏為了獎賞老鼠,便封老鼠為十二生肖之首;其二是說古時人們靠狩獵為生,對野果是否有毒難以辨認,中毒的事時有發生,及後發現老鼠從來不會吃錯食物,便以老鼠為鑑,在排十二屬相時把老鼠排在首位;其三是說老鼠有創世之功,在宇宙渾沌一團的時候,是老鼠把天地咬開的,老鼠還為人類偷來日月、火種、稻穀等等,做了許多好事。

  摒除以上神話傳說,老鼠也有不少過人之處。民間老百姓都知道老鼠對天災巨禍的到來,瞭如指掌。舉凡地震、水災、旱災等自然界的不測之禍,老鼠都能做出超前反應,在災禍即將發生之前,便會連群結隊,聞風而逃,所以有「鼠性通靈」的說法。

  此外,在現代科學實驗中,包括臨床醫學實驗,在施之於人體之前,都是在白老鼠的身上作試驗。換言之,老鼠還是人類科學發明的實驗體,以身犯險,人類則享受老鼠身上實驗後的成果。

  古代國人能穿透事物表象,去洞澈本質和看到凡事凡物在缺點中也有優點的相對存在的哲理。老鼠在中國古代傳說中,很早便已進入了文化層次,這與時人對老鼠的仇視觀念,大相逕庭。這也與中國「尚文」的傳統相吻合,從而先天決定了中國和平立國的方向。錢穆先生曾把世界文化分為三大類型:遊牧文化、商業文化與農業文化。前兩者因資源的局限,不能不向外擴張,唯獨以農業為主的國家,自身有大河流溉,有廣闊的可耕土地和適當的氣候,可以自給自足,不必向外擴張土地,因而也崇尚和平。按照錢先生的意思,自然環境決定了生活方式,而這種生活方式又影響了文化精神。中國是一個農業發達的國家,有廣闊的土地,有適當的氣候,中間又有幾條大河,這樣就容易產生天人相應、天人感應的精神,就會安分守己,不會產生向外征服的心理。(1)錢先生認為,從文化、地理的層次而言,中國也有「尚和」的心理趨向。他以羅馬的鬥獸為例,他認為這種遊戲,從古羅馬一直流傳至今,顯示了西方的尚武精神。現代的歐洲人,喜歡看鬥獸活動,與中國人的平和心態迥然不同。中國古代也有鬥獸,但卻沒有流傳下來,因為在國人眼中,這是不文明的舉措。(2)

  中國的文化傳統,不僅涵蓋豐富,而且非常開闊,如大江巨川,可以兼容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主張。所以古人很早便提出「和而不同」的觀點(3)。「和而不同」源於《國語》,鄭桓公詢問史伯,周幽王為什麼滅亡,史伯答得乾脆:「去和而取同」,後來孔子發展了這個觀點,成為做人的道德準則:「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而不同」,是包容不同意見,尊重不同觀點,所謂「有容乃大」是也。

  劉再復在他的《中國「尚文」的歷史傳統》文章中曾從這一論點出發,進一步闡釋中國兩千年有一個強大的尚文尚和傳統,並說明這個傳統有一寶貴的核心思想,這就是「和而不同」。尚文而不尚武,尚和而不尚戰,以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剛,這使中國文化贏得天下之理和天下之心。而所謂「和」又是承認不同的「和」,是多元整合的和,多樣化統一的和。

  將這種「和而不同」的思想放諸兩岸關係上,完全是可行而且切實有效的。兩岸的差別、矛盾和衝突,完全可以文化的方式化解的。經濟與文化的交流、交融、交匯,將會促進雙方相互理解業已形成的理念、習慣、思維方式和存在方式,使雙方逐漸消解疑慮與隔閡。兩岸實際上是割不斷的臍帶、跳動着同一顆心,這顆心不是抽象的,是在血緣、地緣、人緣、情緣、商緣都是相一致基礎上的糅合,它就是故國幾千年歷史積澱而成的中華文化心理結構,它堅如磐石。有人想把台灣文化從中國傳統文化割離開去,是抽刀斷水的做法,肯定是得不到民心的。

  只要兩岸上上下下「各把每人的個別心會通成一群體之共同心,又能上接古人心,下開後世心,來發榮滋長我中華民族的歷史心與文化心」(4),則火樹銀花夜、民族共翩躚的日子便指日可待。

(1)(2)劉再復:《思想者十八題——海外談訪錄》,明報出版社,二○○七年

(3)袁行霈:《「和諧」與中國文化的核心價值觀》,明報月刊,二○○八年二月號

(4)錢穆:《靈魂與心》,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二○○四年

文章回應

回應


從鼠年說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