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光(白 樺)

十七歲入伍,初逢夜戰,單列銜枚疾行,伸手不見五指,前驅稍縱即逝。一人落伍,佇列猶如珠串斷線。先行者為一老兵,於後腰間為我懸掛一塊白布,於是,我這個新兵眼前就有了一團微光。不曾想,這微光竟照亮了我一生。

 

(原載本刊二○一一年一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