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明中學和陳樹桓 (方寬烈)

被稱「南天王」的陳濟棠,前後統治廣東近七年(一九三○年至一九三六年),期間可說政通人和。可惜一九三六年陳氏懷著野心,打算出兵反抗國民政府,但不成功,被迫下野,到香港定居。他閒中無聊,萌起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意念,實行接辦和擴充香港的德明中學。

德明中學的歷史

  早期廣州廣雅書院黃麟書、林翼中、區芳浦等幾位教師,鑑於教育對國民的重要,遂組織「甲子學社」。一九三四年,他們有意在香港創辦一間中學,特派教師何德輝到香港籌辦,校名用孫中山族譜上的名字「德明」,像中山大學一樣,作為紀念創建民國的國父,校址在旺角洗衣街四幢相連的屋宇。向教育司署立案時,校長是林錫祐(即林翼中),副校長是黃林祥(即黃麟書),因為他們兩人都是廣東省高級官員,林是民政廳長,黃是教育廳長,不便採用本名。

  學校創辦初期只有學生三百多人,首屆校董會成員是前清翰林岑光樾、殷商江瑞英、黃棠記等。陳濟棠下野後,接辦德明中學,並立即把同街斜對面一幅萬多平方尺的空地購入,興建五層樓高的新型校舍(連頂層大禮堂)作為中學本部,校舍正門面向洗衣街,側邊是奶路臣街,連接著麥花臣球場,學生們可利用作田徑和各種球類活動。校舍落成之日,亦即「七七」事變後開始全面抗戰那年(一九三七年),內地烽烟四起,有能力的人紛紛逃難到香港,知道這所學校和國民政府有關,於是投考的不勝其數。此時,陳濟棠更把校董會擴充,由林翼中、黃麟書、區芳浦(財政廳長)、李揚敬(軍長)組成,由李揚敬擔任董事長,江茂森擔任校長。此時的德明中學校舍除旺角的中學部、小學部和幼稚園之外,亞皆老街有女中部,灣仔告士打道有中學分校,九龍城有小學分校,澳門白鴿巢公園旁有德明師範﹔據統計最鼎盛時期所有就讀學生共達六千人,六十年代更創辦了德明書院。

  歷年離校分布世界各地的校友應有十萬人以上。其校友會組織亦分布在香港、廣州、紐約、溫哥華。校友之眾,在香港僑校方面可算第一﹔此中人才輩出,實在值得一談。筆者是第一屆畢業生,距今時間雖久,可是前塵往事,總縈懷難忘,為了紀念當年的良師益友,特憑記憶略作介紹,也算讓師友們在香港芸芸人海中,留下點滴回憶吧。

「三哥」陳樹桓

  陳濟棠當連長的時候,其元配居鄉,他駐兵於防城縣時再娶莫秀英作太太,不久升任營長,認為莫有旺夫之相﹔其後繼續升官,官至團長、旅長。生陳樹桓那年,更被李濟深委任作師長,其後更升至集團軍總司令,於是對樹桓十分寵惜。其元配也生有二子,長子樹坤,次子夭逝。陳樹桓排第三,在德明念高中時和我同班,同學都稱他「三哥」。大哥陳樹坤年紀比他大五歲,時已在中山大學畢業,並擔當德明中學灣仔分校校長。

  陳樹桓長得相貌堂堂,方頤長耳,像他的父親。他和我比較契合。香港光復後,因要考察漁業,陳樹桓曾和我到北婆羅洲(今馬來亞聯邦沙巴)的山打根和首府亞庇。回香港後,他任東方體育會會長,請我當游泳部主任﹔當年東方和南華兩會是香港主要的體育組織,雙方都組有足球勁旅,稱雄綠茵。東方會在荔枝角海灣建有泳場給會員享用,每當假日都人頭湧湧,是港九設備最完善的游泳場所,可惜上世紀六十年代後該處因填海建橋,相貌全非,成為今天的美孚新村。

  一九四九年,共軍佔領平津京滬之後,以席捲之勢,兵不血刃直趨廣州﹔陳濟棠臨危受命,出任海南島行政長官兼防衛司令,然獨力難支,不足三月即率領殘兵退到台灣,從此不問國事。那時陳樹桓在香港除了管理陳家在香港北角英皇道、九龍塘界限街、尖沙咀緬甸台各處物業之外,更負責管理有多年歷史的合眾五金廠,那工廠原設於深水埗青山道,主要生產自行車﹔後在鰂魚涌華蘭路購地萬多呎建設新廠,改製以壓力點燃的大光燈和航海用的防風掛燈,出品優良,暢銷南洋星馬各地。此外,陳樹桓本身又創辦廣南漁業公司,擁有新型遠洋漁船十多艘,總部設在灣仔告士打道一幢四層洋房,面向渡海小輪碼頭。當年他擁有財產之多委實驚人,當然包括德明校舍的大部分股權。

禍不單行 黯然離港

  正當陳樹桓春風得意之時,卻因在一九五六年左右和貝納祺競爭市政局主席而遭到重大的打擊。貝納祺是英籍著名大律師,財力雖不及陳樹桓,但熟諗法律。香港法例規定,參選人競選費用不得超過港幣二萬元,並須簽立誓章。回憶投票那天,陳樹桓曾向我借用私家車接送僑校教師們到投票站,以求盡量減少費用。開票結果陳樹桓以少數票勝出當選,他在慶功席上更樂得得意忘形。不料百密一疏,那冊登記競選費的賬簿竟給貝納祺得到,查核之下支出超過二萬五千元﹔貝納祺向法院控告陳發假誓,陳差點犯了刑事罪,只有自認疏忽,把主席職位讓給貝納祺。

  正如俗語所說「禍不單行」,在此之前陳樹桓曾到台北謁見蔣介石,蔣對他寄以厚望,暗示將來反攻大陸後,廣東政局由他負責。陳樹桓回香港後,將站立在蔣介石身旁的相片懸在辦公室牆壁上,並把蔣對他的期望透露給好友們。樹大招風的他,終於給港英政府政治部知道。有一日,政治部突然通知他,說他涉及政治活動,不歡迎他在香港居留,並限他七天內離港。陳樹桓只好匆匆地把漁業公司結束,把漁船調往台灣,而五金廠亦以低價讓給一位小股東宋常光﹔自己帶了現金到美國三藩市定居,投資地產,環境不錯,二○○四年去世。


一九三七年落成的德明中學校舍位於洗衣街六十八至七十八號,此校舍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改建為旺角中國旅行社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