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理達解構恐怖主義(陳彥)

  當今世界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法國解構主義大師德理達(Jacques Derrida)因患癌症醫治無效,於今年十月九日離世,享年七十四歲。德里達的去世,使法國再失一位光照世界的思想之星。德理達生前的最後一部著作是與哈伯馬斯(Jurgen Habermas)合著的關於恐怖主義的《「九一一」概念》(Le concept du 11 septembre),筆者在此談談此書,以為悼念。

  「九一一」慘案發生後,美國將恐怖攻擊視為戰爭行為,向恐怖分子宣戰,毫無人性的恐怖主義也理所當然地受到舉世譴責。一時間,恐怖主義成為眾矢之的,似乎除了武力之外,在對待恐怖主義的問題上,已無任何理性的空間。就在這年年底,德理達和哈伯馬斯在紐約以「恐怖時代的哲學」為題出版對話集,企圖對恐怖主義進行理性解構。今年二月,此書法文本問世,書題按德理達的要求改為《「九一一」概念》。雖然比英文本晚了三年,但仍在法語世界引起重大反響。在此期間,哈伯馬斯與德理達都對恐怖主義問題作進一步思考,為此鍛造分析概念,並提出了發人深思的尋問。德理達在此書中提出的問題,很多是法國知識界、思想界一直關注和思考的問題,故而也容易在法國獲得共鳴。

  按照德理達的觀點,從地域範圍講,恐怖主義可分為國內恐怖主義與國際恐怖主義,但這種區分容易掩蓋恐怖主義的實質。以恐怖主義的性質區分,至少可將恐怖主義分為政治恐怖主義、非政治恐怖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政治恐怖主義指用恐怖手段達到某種政治目的﹔非政治恐怖主義以「九一一」慘案為代表,沒有政治訴求,恐怖和殘殺本身就是最後目的﹔國家恐怖主義以國家政權的力量作為後盾,以恐怖手段殘酷鎮壓國內的政治反對派或異見分子。

  對恐怖主義的這三種區分十分重要。從目前西方世界在反恐問題上的分歧來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對恐怖主義概念不加分析地濫用。「九一一」慘案以來,在小布殊推出的全球反恐統一戰線的旗幟下,拉丹的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伊拉克薩達姆政權的國家恐怖主義及由於領土和民族衝突而引起的恐怖行為被混為一談。如果說面對「蓋達」一類以殘殺和毀滅為宗旨的極端恐怖主義沒有任何談判餘地的話,那麼對那些以政治訴求為目的的恐怖主義則往往是可以談判的,甚至政治手段很可能是解決這類恐怖主義的惟一辦法。巴勒斯坦人的建國訴求、車臣人的民族自決訴求就是這樣的例子。至於說國家恐怖主義,更不可以與極端的、野蠻的非政治恐怖主義相提並論,因為專制國家可借打擊恐怖主義之名來對異議人士進行鎮壓,以打擊恐怖為名行恐怖之實。同時在一定條件下,國家恐怖主義也可能成為製造極端恐怖主義的有效機器。有壓迫就有反抗,在現今高科技時代,國家掌握着高精尖的鎮制利器,鎮壓的強度遠非使用刀槍的古代可比,這樣的鎮壓帶來的是絕望的反抗,而反抗加上絕望,就為恐怖行為製造了溫牀。在特定條件下,這種恐怖行為也可能成為非政治恐怖主義的序曲。德理達近年對國際局勢的變化十分關注,關於恐怖主義的思考是他在生命晚期給我們留下的珍貴遺言。

文章回應

回應


德理達關於恐怖主義的思考是他給我們留下的珍貴遺言(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