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注南開四十年──三位一身的葉嘉瑩教授(鄺龑子)

二○一九年九月十日,南開大學為當代詩詞學大宗師、教育家及詩人葉嘉瑩教授,舉辦「歸國執教四十周年暨中華詩教國際學術研討會」;己亥亦為嘉瑩老師九十五華誕之年。古語謂人生七十古來稀,到今天或應改作一百,然而不管如何量度,四十載總佔去成年生命一半或以上。浮生中可以持久如斯的物事,大概不會很多。何況這段緣分,並非預先能規劃出來。
身在香港,本來打算出席慶典。不料近月社會動亂,每周交通堵塞,鐵路設施被毀,機場不時癱瘓,使眾多市民及旅客無辜受罪,連法庭禁制令也缺乏鎮懾力。加上新學年伊始,部分大學生罷課,拖慢了導修安排;責任在身,畢竟緊守崗位會比較穩妥,最終僅遙寄詩文替代。反正慶典的意義並不在儀式,而在人情物事本身的價值。還記得十五年前出席老師八十華誕的會議,當時曾跟她同桌賀壽;到五年前九十華誕的慶典時,已經不大容易走近她。因為老師已「升等」為國寶級學術明星,慶典安排更緊湊;何況她年事已高,走路需要攙扶,以盡量避免意外。饒是如此,老師不論走到哪裏,總不免有尾隨者攀談訪問,實在不忍增添她耳邊的喧鬧。如今靜思於千里外,回溯一下老師的歷程和事業,雖然有點無奈,卻也心安理得。

戰後瘡痍頃變天 飄洋去國幾顛連
嘉瑩老師號迦陵,屬蒙古後裔滿族正黃旗人,出身於書香門第,官宦世家,祖父為光緒年間繙譯進士。老師天資聰穎,從小接受良好教育,十歲即開始寫詩,並填寫令詞,少年時代已展露詠絮之才。由於性情任真自適,忠於興趣,放棄修習醫學而鑽研國學,師從詩詞名家顧隨先生。一九四五年畢業於北平輔仁大學國文系後,在北京任教於女子中學,三年後結婚,並隨任職國民政府的夫婿遷至台灣,任教於彰化女中,經歷了年輕生命的首次轉折。
生命的首次轉折是下墜的。夫婿於一九四九年末捲入間諜案被捕下獄,翌年老師亦被迫去職入獄,後來轉到南部一所私立女中教書。一九五三年起,她先後在台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等執教,生活雖然艱辛,總算逐漸安定;夫婿經三年牢獄後亦終獲釋。然而一九八七年以前的台灣,一直受戒嚴令管制;當時的環境對於他們來說,未必能令一家人心中安穩。
老師第一次踏足海外,是一九六六年到美國的密歇根大學和哈佛大學當訪問學者。剛過不惑之齡雖然風華正茂,卻早已飽歷風雨打磨;在傳統觀念中,甚至可能已算步入中年。然而老師堅韌勇毅,於一九六九年獲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聘任後,舉家移民至加拿大溫哥華,翌年更獲得終身教授職位。文學是最講求語言修養的學科,當中又以詩歌為最,尤其是以文言文為載體的詩詞。可以設想,一個在母語文化中頗具名氣的壯歲學者,當年既沒有多少英語根柢,又並非特別嚮往西方社會,如何竟決定把自己「連根拔」,離開專業的「舒適範圍」,重新適應一個永遠無法像母語教學那樣揮灑自如的教研環境?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