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徹底反思歷史 (韓應飛)

  今年五月五日,美國、英國、澳洲等國的一百八十七位日本問題專家及歷史學家聯合發表題為「支持日本歷史學家的聲明」,呼籲日本政府對二戰的罪行「從整體上徹底反思」,特別是慰安婦的問題。

  早在三月,在芝加哥舉行的亞洲研究協會例行年會上,已有幾位專家建議發表這一聲明。由於安倍首相四月底訪美時未就「慰安婦問題」作出更進一步的發言,這一聲明遂在安倍訪美結束後以日語和英語公開發表。聲明指出,戰後日本的「民主主義、自衛隊的文官控制、員警權的有節制運用,以及政治上的寬容」等,「都值得世界為之祝福」。但聲明也同時強調,在接受這一來自世界的祝福時,有關「慰安婦問題的歷史解釋」成為障礙。聲明要求「日本政府正視過去的殖民地統治和侵略問題」,並期待安倍首相在發表有關戰後七十年的談話時能有「大動作」。然而,安倍在八月十四日戰後七十年的談話中,雖然兩度提及「不能夠忘記在戰爭中,名譽和尊嚴都深深受到傷害的女性」,卻沒有提過「慰安婦」一詞,更不要說直接承認日軍強徵慰安婦一事。

  四月二十六日,著名作家瀬戶內寂聽在會見記者時說,活了這麼久,從未有過比現在更壞的的時候。瀬戶內五月中旬迎來了第九十三個生日,她以自己漫長的人生經歷和半個多世紀創作生涯中獲得的睿智向國民發出了警告。顯然,瀬戶內強調的日本現狀之糟糕不是指長期低迷的經濟,而是指右傾化日益顯著的政治。

 

聽到軍靴的聲音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安倍政權的誕生,無疑是日本政治向保守化傾斜的標誌。而二〇一三年七月的參議院選舉和二〇一四年十二月的眾議院選舉,以及二〇一四年二月的東京都知事選舉,都顯示出日本政治保守化、右傾化的趨勢有所增強。參議院和眾議院選舉中自民黨均獲大勝,民主黨則一敗再敗。東京都知事選舉中,雖說自民黨支持的保守派候選人獲勝尚可理解,但極右勢力的代表、航空自衛隊原幕僚長田母神俊雄獲得六十萬張選票所反映出的右傾勢力增強這一現實,對左派勢力以及不少對政治不予關心的國民來說,也許是一個信號,應予警惕。

  回顧安倍執政的兩年半時間,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強行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今年更企圖通過讓自衛隊在海外可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安全保障關聯法案」。對此,瀬戶內大聲疾呼:「我們不要戰爭!」而早在二〇一二年,有見於安倍的超保守傾向,著名政治家田中真紀子警告:安倍晉三是岸信介的外孫,他就是要挑起戰爭!當然,日本國民也聞到了火藥味,六月十四日,兩萬五千人聚集在國會前,強烈抗議自民黨提出「安保關聯法案」,對這一「戰爭法案」表示堅決反對。六月十八日晚,又有兩千多人在國會議事堂前示威,抱病前來的瀬戶內發言:「(日本)正在一步步走向可怕的戰爭!」在隨後舉行的記者會見中,她警告說,(日本社會)表面上是處於和平狀態,但我卻已聽到了軍靴的聲音。

 

不容政治力量侵犯學術自由

  對二戰時對中國等亞洲國家的侵略歷史以及慰安婦制度這一慘無人道的戰爭犯罪不予明確承認的政權,必然會加速政治的右傾化和保守化。著名歷史學家、中央大學教授吉見義明指出:「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以來,過去那些曾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制度和理念一個個遭到破壞。他希望跳過戰後的民主主義,而使大日本帝國的『榮光』直接與經濟大國這一當今的日本相聯繫。這就是他想持有的歷史觀。」可是,大日本帝國給日本帶來的是戰爭,而不是經濟繁榮。戰後日本社會的和平發展和經濟的高度增長,顯然是得益於民主主義制度的存在。因此,吉見認為日本極有必要重溫戰後民主主義得以確立的歷史。

  美英澳等國一百八十七名學者發表的聲明亦強調:承認過去所犯的罪行,將使今天的民主主義得到鞏固。在聲明上署名的美國歷史學會前會長、哈佛大學名譽教授入江昭說:「很多歷史學家都認為,反省過去所犯的罪行對日本來說很重要。」為聲明的發表多方奔走的康乃狄克大學教授杜登女士(Alexis Dudden)明確表示:「雖然有人想否定歷史事實,但我們今後也會一直給學生講授(歷史的事實)。」在聲明上署名的波特蘭州立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余奧夫(Kenneth J.Ruoff)教授說:「對政治力量所強加的『正式見解』,歷史學家不會屈服。」

  事實上,一百八十七位學者之所以決定聯合發表聲明,主要是因為他們對日本政府在慰安婦等問題上的姿態感到憂慮。二〇一四年,日本外務省圍繞美國高中教科書中有關「慰安婦問題」的記述,認為存在「事實誤認」,要求出版社和作者予以訂正。對此,二十位美國歷史學家今年三月發表公開信指出,正是由於慰安婦受害者的證言,慰安婦制度這一「國家管理之下的性奴隸制度的本質特徵」才得到了揭露。公開信還強調:「反對國家以及特定的組織出於政治目的而對出版社和歷史學家施加壓力以使其改變研究結果。」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格盧克女士(Carol Gluck)在三月的公開信和五月的聲明上都署了名,她說:「對出版社和作者施加壓力,在美國被認為是對表達意見的自由(言論及出版的自由等)的重大侵犯。這一作法只能給日本政府帶來負效果。」

  關於一百八十七位學者的聯合聲明,《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和《東京新聞》均全文刊載,並且詳細報道。五月十六日,上智大學政治學教授三浦真理女士就上述聲明在《每日新聞》發表了時評。她指出:「『慰安婦』問題原本是對婦女人權的嚴重侵犯,但由於日本政府的所作所為,這一問題現在進一步擴展為對學術自由的侵犯。」三浦女士還介紹了《每日新聞》四月二十一日就美國設立慰安婦像的訴訟問題所刊登的一則報道。這一報道認為,日本政府的一系列行動在美國國內遭到批判,被認為是歷史修正主義的動向。報道說,「慰安婦問題」現在已成為「表達意見的自由」的問題。三浦女士分析說,在聲明上署名的一百八十七位學者中,有不少是聲望極高的學術權威,他們發表的聲明對華盛頓甚至整個美國的輿論都有很大影響。她認為,了解聲明的內容固然重要,但分析為什麼會有一百八十七位學者聯合發表聲明這一點更為重要。

  二戰結束七十年,但日本始終未能就其侵略歷史作出徹底反思。儘管有「村山談話」那樣表示深刻反省二戰歷史的政府聲明,但在這個政權頻繁交替的國家,每個內閣特別是在職首相都有必要明確對侵略歷史的認識並向所有受害國家道歉。著名作家村上春樹認為,日本必須一直(向被侵略國家)道歉。

  只有徹底反思歷史,才能鞏固日本的民主主義制度,二戰以後實現的經濟繁榮才能得以維持。否則,右傾化的政治將使日本再度走上戰爭之路。在言論自由這一民主主義制度的根本受到威脅的今天,歷史反思,尤為迫在眉睫。

(作者是日本中央大學兼職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