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金庸──知音而成知己(孫 穎)

「琴韻悠揚,文思流轉,金陵才女,舉世仰望。」

這是認識金庸先生不久,他特地寫給我的句子。今天再看,依然受寵若驚,仍舊感覺溫暖。記得我們大約在二○○一年認識,那時我剛完成在新加坡的演奏合約,決定回港定居,並為金庸先生創辦的《明報月刊》撰寫音樂專欄。然後在《明報月刊》周年活動時,總編輯潘耀明先生邀請我擔任表演嘉賓,後來與金庸先生有了第一次詳談的機會,才發現大家十分投契。
那時候,我們談音樂,談小說人物,我說頗喜歡《射鵰英雄傳》中的楊康,覺得他風流倜儻,跟穆念慈的一段苦戀非常淒美。只是,我也在想,自己肯定不會是穆念慈,反而像黃蓉一樣,欣賞靖哥哥的正直與努力,他的很多美德,更值得女性去為他付出。當時我年紀還小,沒有意識到金庸先生的作品,對自己未來的愛情觀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影響。原來在人生最好的流金歲月,於最能吸收養份的年紀,金庸先生的作品已銘刻在我的心中,留下一生不會忘掉的印記。其後數年,金庸先生通過潘耀明先生不時相邀於中環鏞記酒家上面辦私人聚會,每次都有數位文學家與音樂家,像余秋雨老師、古琴演奏家李祥霆先生都曾是座上客。席間我彈奏鋼琴和琵琶,跟金庸先生又有過幾次深入交流的機會,從他的眼神中,深深感受到這位一代宗師很喜歡音樂,真正懂得琵琶這種樂器的內涵。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