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他聽到朗朗的朗讀聲(張曉風)

遠遠地,他走了過來。市集上的人很多都認識他,他姓盧,是個很規矩的小男孩。他沒了父親,母子倆相依為命,他就一心孝養母親。
哦,不對,他已不是男孩,他最近長大了,悄悄長大了,也稍稍長了些筋肉,算是個少年了─而此刻他正揹着一捆支離扒叉的乾柴,氣喘吁吁地走過來,畢竟,他還年少力怯。
仔細看,他的柴很乾,都是撿來的枯枝,而不是砍來的,不是粗大的樹幹。他為人仁慈,不忍傷樹。
在市集上,他找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把柴卸下來,自己則站在柴後面。看來他不懂吆喝,只靦腆地不知所措地楞站着。
有客人來了,客人像個外鄉人,但不管是本鄉外鄉,柴,總是世人一大早開了門就要用的東西,所以不難賣。客人為人爽快,生意很快就做成了。
「你把柴送到我住的地方──我住客棧。」
少年滿口答應,挑起柴就跟着走。
「聽人家說你姓盧,不是本地人。」
「告知客官,先父是十多年前從北方下來的。」
「你長得倒是像本地人,又黑又瘦小,說話也是本地口音。」
「告客官知道,跟左鄰右舍說慣了,口音也就有點變。黑嘛,是因為常在日頭下幹活。瘦小嘛,是因為家裏窮,老是吃不飽……」
「你爹,從北方下來,是貶了官嗎?」
「他走的時候,小的才三歲,不懂問。他走了,小的不忍心問寡母,怕她傷心。但,想來是的……」
「他怎麼走的?」
「是病吧?北方人到了這嶺南,有時會中了瘴氣……」
「三歲就沒爹的孩子,活着不容易 啊─往後好好孝順你娘──」
「客官教訓得是。」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