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仇邪正奈何「天」(陶 傑)

中國人缺乏真正的宗教信仰,但道德倫理維繫於三千年的一個模糊權威概念。此一概念歸納為一字,即是「天」。
做了壞事是「傷天害理」,犯了極大的罪惡是「天理不容」,世間萬物是「天道循環」;連岳飛冤死也說「天日昭昭」。
這個「天」字令西方人難以捉摸。既不是基督教意義中的Heaven,更不是天主教的God。佛教的「涅盤」指人的靈魂最後脫出輪迴,也不是中國人所說的「歸天」。中國人的「天」字功能多樣,模糊之間是指宇宙中的一種制定結構的權威。此一結構是什麼,由於孔子強調「不問蒼生問鬼神」之謬,中國人世代從不深究,只是曖昧隱約之中認定「天」就是神明。此一神明有最高創世、仲裁、判決的超自然權威能力。因此皇帝自稱為「天子至尊」──因為帝皇一坐上龍椅,第一件事就是僭奪最高宇宙權威的唯一代理權,除了自稱是「衪」的親生兒子,別無其他宣示。
中國人對於人生缺乏自決的意志,隨遇而安,尤其基層被統治的農民人口。生老病死,其中災劫福禍皆於「天意」,也就是說一生的命運密碼都由另一個最高神祉(Supreme Being)決定了的。中國人的「天意權」決定了這個民族於自由民主,並無真正拋頭顱灑熱血的爭取意志,非常容易受君主專制統治,而且一切心安理得。
胡適和魯迅研究中國人性格,有洋洋數百萬言,無法解讀中國人奴性的密碼。此一密碼就在一個「天」字。
西方的上帝有強大的道德價值標準。上帝做阿當是照自己的形象做人。中國的所謂「天人合一」在道家思想中是人與大自然融和的某種生活關係,卻並無西方神學對人的道德行為,有死後或末世審判的阻嚇力。
因此中國人社會一旦遇到昏君與暴君,其殘酷的帝王統治,魚肉百姓,可謂全無底線。主奴之間以所謂農民革命的暴力,三數百年循環一次,最殘酷的奴隸,一旦用武力推翻奴隸主,自己也變成更殘酷的奴隸主。此一循環方真正是中國人的天命。
自從利瑪竇來華,已經認識到這個「天」字,是中國人接受上帝的一大障礙。耶穌教的傳教士很聰明,穿上了中國人的服裝,並容許中國人敬拜孔子與祖宗,只需接受耶和華即可。但五百年來仍無法將中國人腦海裏的那個「天」字滅掉,代之以God。反而許多惡劣的中國人先自行「滅天」,於是腳下不但無底線,頭頂也絕無天地良心的拱照與監察。
於是今日中國即變為如此的狀態。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