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淡自適見本色(金聖華)

「傅譯傳人」羅新璋文筆出色,無論譯論譯文,都是上乘之品,為什麼他不在譯餘多事創作?哪怕不寫小說、詩歌,連散文也不多見,曾經好幾次問過他,每次都讓他把問題輕輕帶過,不是「我很少寫這樣的文章」,就是「我不會寫這樣的文章」,說時,面帶笑容,真摯誠懇而又襟懷坦然,既不自矜自誇,也不自貶自抑,看來那麼適如其份,淡泊自在,真是一個謙謙君子內心坦蕩蕩而形諸外的表現!
《艾爾勃夫一日》,這是個什麼樣的書名?看來是個譯名,艾爾勃夫是人物?是地址?似乎名不見經傳,相信一般讀者乍一看都弄不清楚,又怎會受到吸引走進書店,打開書頁,看將起來呢?顯然作者並不在乎書出版後是否引人注目(按目前的流行說法是吸引眼球),這本散文集之所以用書中一篇文章題目作為書名,想來必然有其獨特的原由。
《艾爾勃夫一日》原來是羅新璋的散文集,最近由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作為柳鳴九主編的學者散文《本色文叢》之中的一本。打開扉頁,有短短的作者介紹,除了一貫的生平簡介,竟然看到這樣的文字:「編有《翻譯論集》及《古文大略》。輯有一薄本《譯藝發端》」,坊間向來只見誇誇其談,自詡成就的各色人等,例如香港某些翻譯教師在履歷上自稱為「國際知名翻譯家」等,哪裏有人把自己的作品貶為「一薄本」的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