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查良鏞教授──兼談「查良鏞學術基金」成立經過(趙令揚)

一九七一年,一群香港資深的翻譯大家,在香港大學馬蒙教授、中文大學賴恬昌教授和宋淇先生等人倡議下,夥同查良鏞先生、孫述憲先生、潘光迥博士,創立了香港翻譯學會。創會那天,大會在九龍塘會所舉行聚餐會,出席人數眾多,盡是香港地區翻譯界的精英。查良鏞先生當年已是報界的領導人物,他駕駛開篷跑車而來,頓使整個餐會增添許多光彩。這是我第一次碰見查先生,他予人的印象是一位標準中國式的讀書人,談話之間,非常有禮,永遠帶着微笑和眾人打招呼。自此以後,學會舉辦的活動,我每次都有參加。查先生因為是學會的領導人,當然每次都有出席。查先生當時已是成名的武俠小說大師,和他談話的過程中,了解到他是一位非常有歷史感的學者。

「總要替大學做點事吧」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黃麗松校長接任香港大學校長後,除了增加每個學院的資源外,並進一步強化對外公關工作。為了這個緣故,我得到許多機會可以直接和查先生往來,並且交換有關學術活動的訊息。
一九八五年,黃麗松校長感到大學每年名譽博士的頒授,過分重視海外成名的學者,而本港眾多有貢獻的傑出人物從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因此決定改變方向,不單要和海外傑出的學者繼續往來,也要和本地學界精英、商界泰斗建立新的聯繫。因此,在黃麗松校長親自主導下,校友何鴻燊先生、地產鉅子李嘉誠先生、查良鏞先生先後獲頒授名譽博士學位,以表彰他們對本港經濟、地產及出版事業的貢獻。
黃麗松校長囑咐我向查良鏞先生道出大學的意願時,再三叮嚀,如蒙查先生允諾接受,這將是大學無限的光榮。這的確是一項不容易的任務。我因黃校長對此事的重視,乃毅然隻身赴會。當時查先生的辦公地點乃在北角,當我到達查先生的辦公室時,他已經在等候。
查先生見到我的時候,非常客氣,他稱呼我為趙先生,我也稱呼他為查先生。查先生問我要不要一杯咖啡,我當然是接受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