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楊憲益:寫在楊憲益逝世之後 (邵燕祥)

  作者交來此文有電郵特別說明,寫作時「從他(楊憲益先生)與中共的關係角度切入。因我想,當他大去之日,若只談他的打油詩等,似乎把他對中國知識界的典型以至典範意義估低了。當否,請閱審。」又說,「憲益先生的風骨不應埋沒,而應為更多的人所知。」——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